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报告郡主,棒棒糖恭迎您去当太后最新章节,云穆如月和懿全文免费阅读

叫你们庄主出来?一名妇人喊着,站在洞天山庄的暇门外,身着褪色的蓝布衣,风扫过,刮起尘土,褪色的“无缘裙”下依稀裤腿上打的多处补丁。对,叫你们庄主出来。妇人身后的2名汉子应和着。手里握着扫帚和锄头。洞天

书评专区

年小兮:带着倔强,一如既往。愿这本处女作,能经过时间的沉淀,寂寞的洗礼,多少年以后仍然无年代感,留下它能它该它想留下的。

报告郡主,棒棒糖恭迎您去当太后

报告郡主,棒棒糖恭迎您去当太后》免费阅读

叫你们庄主出来?一名妇人喊着,站在洞天山庄的暇门外,身着褪色的蓝布衣,风扫过,刮起尘土,褪色的“无缘裙”下依稀裤腿上打的多处补丁。

对,叫你们庄主出来。妇人身后的2名汉子应和着。手里握着扫帚和锄头。洞天山庄围着山峦而建,其内平原、湖泊、盆地分布。精心修筑的亭台楼阁也堪比贵族大院的宅子。山庄周围2里范围内没有房屋,基本为宽阔的道路,2里外不密不疏的高高低低的是村民的房子。自然,妇人的吵嚷一时半会不会引起人们的围观。妇人自然也是知道,不敢孤身一人前来,带了2名壮汉随行。

暇门外的看守门丁急匆匆跑来,整容作揖,道:

禀告堂主,暇门外那名妇人硬说她家孩子黑蛋昨夜逃到洞天山庄来了,说我们不分青红皂白私藏他家孩子。吵嚷着要我们把孩子还回去。说不还回去,她就到上一级衙门告官去。

女子眉毛一挑,瞟了一眼神色匆忙的门丁,再抬眼看向暇门,兀自继续舞剑。

那妇人吵嚷着一定要见庄主。门丁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女子,不疾不徐的对正挥舞软剑的女子继续禀告。

女子身着“留仙裙”,并未被这惊慌打乱舞剑的节奏,纤长的手指握紧,两眼凝神,飘逸的黑发随风飘飞,丝丝发香散逸开来,白紫色深衣裙摆也随风飞舞,即使穿行于枝丫密布的树丛,并未被牵扯羁绊,而是顺滑如丝般穿行,她手腕力度爆发时剑鞘飞出,如炮竹升天,手腕柔韧时软剑卷折,如水流低处,脚下步伐轻快,变幻莫测,无影腿也就是这个速度吧。天上剑仙三百万,见我也须尽低眉。一句,此时,软剑已入剑鞘。女子面色微润,额头略微一层薄汗,面露微笑。

黑蛋?8岁的小男孩?请那妇人到净门来吧。

门丁作揖退下。

你们要干什么?女子身后的2名壮汉被门丁拦住后吆喝。

来人啦。来人啦。强抢民女了。这空荡的山庄前门开阔,两名壮汉的声音随风在山庄内外回想。

妇人稍微迟疑,随即制止了2壮汉,跟随门丁进入净门。

二堂主,人带到。门丁接着退下。

怎么是你来见我?我要见你们庄主。妇人不依不饶。两手叉腰,一边别过脸,用眼漂着眼前的女子。

眼前站着的女子束身青衣,明眸皓齿,头梳孔雀髻,饰以珍珠和田玉步摇,脸蛋嫩滑,白皙红润。

姐姐,别动怒。娘亲的心情可是会扰乱孩子内心的。请姐姐息怒,为此,我洞天山庄准备了些薄品,还望姐姐不嫌弃。

妇人看了看周围,从左至右,丝绢一匹,茶叶一罐,桂花酿一坛,还有大米2袋。碎银子一盘。

妇人吞了吞口水。轻咳一声。你们庄主,我是一定要,话到嘴边咽了回去。

姐姐,待会我让门丁送你回去。

妇人低头,2滴眼泪掉落下来,在石板上散开,亮白的石板上2滴深暗色的圆形,她迅速将碎银子揣进怀里,走到2袋大米旁边,弯腰沉身往肩头一甩,动作之熟练,脸上表情之淡然,气息之稳健,足以见出这样的体力活没少干。

姑娘菩萨心肠,宅心仁厚。紫骝叨扰了。妇人说完头也不回向暇门走去。

小六,把这些也一并送去。

依。门丁小六应声。

姑娘不用了。紫骝刚拿的这些够多了,剩下的紫骝不能再拿。妇人紫骝脸色凝重,望向远方,随后低头,背有些驼地扛着大米朝暇门走去。

好好生活。照顾好孩子。以后有过不去的可找门丁小六。二堂主眼神温暖。

门丁来回看着二堂主和紫骝。最后躬身退了出去。

妇人颔首,随即离去。

心如死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老大嫁作他人妇,此生交由他人决。女人啊,一旦嫁人,自身命运便依附于嫁的男人,自家男人若是扛得住,那便有了依靠和幸福,若扛不住,那便如她一般,被逼愁苦的面对一切。丈夫屡试不第,毫无收入来源,靠自身养家,家里孩子正赶上生病,男人也即将赶考急需花钱,所有重担全部朝她袭来,出此下策实属无奈。说罢,二堂主提溜了下裙摆,往凳子这边来,她脚步轻盈,如蜻蜓点水般坐回凳子喝起了茶。

二堂主,那妇人离开了。她说,以后有用得着她的地方尽管找她。

知道了。二堂主轻声应和。

那妇人扛着大米出去时,2名壮汉立马围上来。附近赶来的村民也指指点点。有人说我们洞天山庄私藏孩子,干不法勾当。

胡说八道。那妇人呵斥众人。众人疑惑不解,纷纷看向妇人。我们这不是来帮你嘛,你干嘛还帮着洞天山庄说话?!众人气愤不平。

哎,这不是二黑她娘紫骝吗?你不是说二黑被他们私藏起来了吗?我们这不来帮你讨公道了吗?你这么凶干嘛?

孩子不见了,也别着急啊。

对啊。二黑她娘。

你别被他们这么子大庄子给吓到。我们给你撑腰,别怕。一名男子大声喊道。

对啊。对啊。你别怕。有我们在呢。

紫骝摸了摸肩上的大米,看着围观的民众,这些人中有些她认识,有些不认识。公道自在人心。人间至有真情。众人目光期待关切,门丁小六眼神着急殷切。

紫骝眼泪唰的掉落下来。她随即低头,屈膝放下大米,先对着洞天山庄的暇门门口磕了头,道了声对不起,她挥手擦去眼泪。对2名壮汉也躬身道歉,最后躬身向关切的村民示意,而后决绝地离开了。门丁回来继续汇报了详情。

听着门丁的叙述,二堂主仍然自顾自地翻看账册,并没抬头。

二堂主,那些人万一传出去说我们私藏孩子,这可不好啊。门丁小六有些着急,来回踱步。

二堂主看了一眼,轻呵一声,道:纵马踏歌天地间,山河湖海辽阔行。说罢,二堂主整理可青衣,拿着账册走了。

门丁小六望着他走远的背影,二堂主话到嘴边没喊出来。他自己琢磨起来:二堂主这什么意思?是指咱们洞天山庄行得正坐得端吗?一切随他去?是这个意思吗?门丁小六自言自语道。他着急地想追上去,最后只是灰溜溜回暇门看守去了。

小六,你垂头丧气干嘛?门丁黑檀问。

这坏了咱山庄名声,可咋办?小六右手背拍在左手心里,声音巨响。

紫骝的孩子不叫黑蛋,叫二黑。二黑上山砍柴去了,刚从我们这暇门口经过呢。黑檀解释道。那妇人是讹钱来了。黑檀凑近小六耳边。

可是,讹钱了还不解释清楚,还给山庄抹黑,我气愤。小六揣着粗气。

小六,你说说那妇人要怎么解释?说她撒谎,说她讹庄子钱,说她为了讹钱瞒着2名壮汉让他们陪自己来暇门前闹事?她要是说了,她以后还有脸在这村子附近生活下去吗?她要是说了,她那屡试不第的相公万一哪天考中高升了,不是给她相公抹黑?她要是说了,她那孩子以后怎么做人,让她孩子知道她娘亲是这样一个人?黑檀说完意味深长的看着小六。

小六猛跺脚。难啊。

怪不得二堂主要给那妇人说:好好生活。照顾好孩子。以后有过不去的可来找我。

哎,不过,这样咱这山庄就要被外人误解了。小六叹气。

想必,二堂主这样处理,相信堂主和庄主都不会有意见的。我还瞎操心个什么劲儿。

小六望着地上那些瓜皮,惊呼,道:黑檀,现在这些吃瓜群众,瓜皮吃完都这样扔吗?小六嘴角上挑,笑了一声。

黑檀看去,只见地上的瓜皮并不是胡乱一通乱扔着,而是呈现一个形状,显然是故意摆好的,一朵花,五个花瓣,瓜子皮红色瓜瓤朝上作花瓣,瓜子皮堆成花的茎杆,零星的花生壳点缀其间作叶子。黑檀会心一笑。看破不说破,大家心照不宣,这就是默契。黑面带微笑,望向山庄下方炊烟袅袅的村庄。

我去拿扫帚来。门丁小六收起不悦,整理衣冠,大踏步进门去了。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诗小说 » 报告郡主,棒棒糖恭迎您去当太后最新章节,云穆如月和懿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