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重生后,病娇小撩精每天花样诱夫(裴蜜沈醉宴)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阿宴?是唤他吗?印象里,女人从未这般娇软可人过,这一年里,他给的影视资源,买的珠宝首饰,她从未收过。她似是弥天大雾中生长的野玫瑰,妩媚妖娆,却长满傲骨荆刺,难以捉摸,深不可测,就连在床上时,被他欺负狠

书评专区

创世神尊:看到了第30章,作者写得挺好看的,想快点知道前世杀女主的幕后凶手到底是谁,看师尊们对女主的态度样子也不像是要杀她的幕后黑手啊,不过前世女主快要死的时候,他们为什么不来救女主?除非他们之间某个人或者三人都是杀女主的幕后凶手?还是前世有什么隐情?尊煌看起来很宠女主的样子,真不希望他是那个幕后凶手

宝贝猪猪🐷好可爱.:好看好看,太好看了

柒染儿~:那些爱死女强文的你们,如果你们不看这么小说简直就是亏大了。咳咳,这个车嘛,你懂的,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作者做不到。对了别忘了给作者点点小视频呀。虽然我懒。

幽冥谷的王眸:五星,五星,必须五星

重生后,病娇小撩精每天花样诱夫

重生后,病娇小撩精每天花样诱夫》免费阅读

阿宴?

是唤他吗?

印象里,女人从未这般娇软可人过,这一年里,他给的影视资源,买的珠宝首饰,她从未收过。

她似是弥天大雾中生长的野玫瑰,妩媚妖娆,却长满傲骨荆刺,难以捉摸,深不可测,就连在床上时,被他欺负狠了,她也会忍着泪,红着眼,在下一轮反客为主,讨伐回来。

无论是床上,还是床下,裴蜜始终秉持势均力敌。

沈醉宴压抑下心尖的颤动,他想,或是因他昨晚,听到裴蜜要毁约时的暴怒,没来及吃药控制情绪的发疯,吓到了裴蜜。

她一向是聪明的,知道怎么做,才能不再激怒他,让他放手。

“做噩梦了吗?”

沈醉宴嗓音低醇,特别磁性好听,伸手轻抚上女人的背,拍了下,动作略微有些生疏僵硬,不太会温柔。

他的小妖精,太飒太要强,还未给过他学习温柔的机会,就通知他,出局了。

美人在怀,心尖滴血。

“嗯。”裴蜜点了点头,搂紧沈醉宴精壮的腰身,闻到他身上浓重的烟酒气,她心疼不已。

“阿宴对不起,我不想……”

“我知道,先起来,坐好再说。”沈醉宴打断裴蜜。

他抚上裴蜜细白的胳膊,掌心冰凉,轻轻将人给推开,抱起,让她平坐在枕头上,不让半跪着,她膝盖还淤青。

昨晚的他,确确实实是疯子。

裴蜜倒没察觉沈醉宴的细心,一心想向沈醉宴道歉,想收回毁约的话,但,局势好像不由她掌控。

“我同意解约,这是给你的。”

沈醉宴在床边坐下,妖孽般的俊脸上淡漠如水,递给裴蜜一张银行卡。

“知道你不缺钱,不差这点钱,但你一个姑娘家,好歹陪伴了我一年,也算是我昨晚冒犯的道歉补偿。”

他公事公办的口吻,绅士内敛,眼中除了冰冷和解脱,再看不出任何情绪破绽。

上一世,裴蜜就是被沈醉宴这副冷漠无情的样子骗了。

她收了银行卡,第二天早上离开了庄园。

这张卡里,沈醉宴口中的这点钱,是十亿。

裴蜜盯着银行卡看了一会儿,突然笑了。

笑自己上一世的愚钝。

哪个拔屌无情的渣男,会用十亿打发只睡了一年的女人,更何况是精明的资本巨鳄沈醉宴。

“沈醉宴。”

裴蜜抬眸,一双湿红妩媚的狐狸眼,望着沈醉宴英俊的脸庞,她目光灼灼,一字一句。

“这点钱不够,我野心大,突然不想解约了,想当沈太太。”

沈醉宴心脏骤然狠颤了下,眼底闪过一丝暗光,但转瞬即逝,错愕奢想过后,是致命的清醒。

他轻挑俊眉,似讥讽,又似自嘲。“我听错了?”

“你没听错。”

沈醉宴勾唇失笑,冰冷内敛的眼神,竟一时染上几分戏谑邪痞,他盯着认真的裴蜜,舌尖顶了顶后槽牙。

“你再说一遍。”

裴蜜直视着沈醉宴审视的眼睛,看到里面困压着一头野兽,正呲牙嘶吼,警告着她。

裴蜜毫不畏惧,重活一世,她清楚,眼前的这个男人,爱她如命。

“这点钱不够,我野心大,突然不想解约了,想当沈太太。”

裴蜜重复,语调认真温柔,任沈醉宴眯眼打量,她坚定坦诚。

下一瞬,沈醉宴俯身,冰冷的俊脸骤然逼近。

他单手撑在床头上,鹰隼般锐利的眸子,睨着裴蜜勾人心魄的狐狸眼,周身气息暴虐。

“裴小姐,我记得昨晚你说,玩腻了,厌倦了我。没错,我这人不懂怜香惜玉,没什么情调,时间久了,褪去新鲜感,就索然无味。你确定,要继续留下?嗯?”

沈醉宴冰冷的语气里裹夹着怒火,只字不提沈太太,这三个字,一如女人当初和他签署合约的心血来潮。

裴蜜抿了抿唇,目露愧疚,知道昨晚毁约时的话,伤了沈醉宴。

“嗯,我要留下。”

闻言,沈醉宴笑了,邪肆嘲讽,眸色发狠。

他咬牙。“裴蜜你听着,老子不是你的掌中之物,不是你想要就要,不想要就踹了的男宠!”

“卡拿着,没有密码,天亮我让池旭送你离开!”

说完,沈醉宴在情绪濒临失控的情况下,起身离开。

一次就够了。

他玩不起了。

裴蜜坐在空荡的床上,没再喊住沈醉宴。

怪她。

前世,她当了沈醉宴一年的枕边人,对沈醉宴动了真情,却从未察觉沈醉宴患有严重的心理疾病,以及身中剧毒。

她对他似乎……是药。

她的血……似乎对沈醉宴有致命的吸引诱惑,能让他失去理智,亢奋成兽,能缓解毒性,拯救他。

但。

为了不伤到她,为了不汲取她的血,每次沈醉宴回庄园见她之前,都会吃镇定药。

日积月累,哪怕药物依赖成瘾,药量增倍,沈醉宴都没停过一次药,只为藏起嗜血残暴,碰她的时候,像个正常人一样温柔。

而她,却总嫌沈醉宴太过无情冷血。

她每月来大姨妈的时候,沈醉宴总会碰巧出差,完美避开那几天,从不回来庄园。

她一直怀疑沈醉宴去找其他女人爽了。

便在沈醉宴回来时,故意气他,闹腾他。

沈醉宴一句也不解释。

只是将她扛回房间,扔在床上,用行动告诉她,他没碰别人。

一切串联起来,现在的裴蜜明白了,沈醉宴闻不得她身上一丝的血腥味,会随时失控疯魔。

沈醉宴满心满眼全是她,宁愿忍受剧毒的折磨,也不肯用她的血,来拯救自己。

裴蜜心口闷疼得厉害,深吸了口气,平复下情绪,泛红的水眸望向窗台。

几乎是脑海刚闪过下楼的念头,裴蜜身影就已消失在卧室。

二楼,这点高度对裴蜜来说,就是下个床。

庭院里,一辆黑色迈巴赫旁边,保镖池旭站姿笔直,毕恭毕敬的等着沈醉宴下楼。

但。

没等来自家爷,迎来一道鬼魅般的敏捷黑影。

池旭迅速掏出手枪,眸子狠戾得张望着漆黑夜空。

人呢?

正警惕茫然着,后背被人拍了下。

池旭头皮一紧,转身的瞬间,手中的枪,对准了女人的眉心。

“……!”

看清是裴蜜,池旭差点心梗。

他立刻收了枪,下意识望向主客厅方向。

这要是被爷看见了,非卸了他的胳膊不可。

“对不起裴小姐,没吓到您吧?我……我刚刚看到一道黑影从天而降,才冲撞冒犯了您……您赶紧进屋去吧,这会危险,可能有贼或者杀手!”

裴蜜勾唇,只浅浅一笑,便是明媚动人。

“杀手?你电影看多了吧?”

池旭紧张的科普。“裴小姐,您是小娇花,不知道这个世界的黑暗凶险,您听说过暗网吗?那里面啊……”

“池旭!”

沈醉宴嗓音寒沉,喝止了池旭的口无遮拦。

“再他妈多话,割了你的舌头!”

池旭吓得一哆嗦,立即认错,扯了个追踪贼影的理由,赶紧开溜。

沈醉宴脸色寒沉,五官犹如结霜般冷峻,手中夹着一根燃了半截的香烟,白衬衫解开了领口的扣子,禁欲又危险,朝着车旁的女人走去。

“我做的决定从不更改,无一例外,你……”

他瞳孔骤然紧缩,呼吸停滞,冰冷的凤眸直直盯着女人染血的唇瓣。

饥渴,躁动,毁灭……这些靠药物压制的可怕念头,在看到裴蜜唇瓣上的血珠,嗅到空气中血腥的清甜,以疯狂之势苏醒失控。

只短短几秒,占据了沈醉宴所有的感官神经。

沈醉宴漆黑的瞳仁染上赤红,呼吸沉重,喉咙滚了又滚,他盯着裴蜜,满眼将人撕碎的凶残,难以移开视线。

“走——!”

仅存的一丝理智,沈醉宴厉声驱赶裴蜜。

裴蜜不走,唇瓣是她故意咬破的,流点血而已,她也不惧失控嗜血的沈醉宴,这一世,她要救赎这个男人,成为他生命里永远的光。

“阿宴。”

裴蜜勾唇轻唤,光着脚,主动朝着沈醉宴走去。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诗小说 » 重生后,病娇小撩精每天花样诱夫(裴蜜沈醉宴)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