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慷慨悲歌》荆耽慕容寒山完整版免费阅读

“这六人,只能死于我手,无一例外。”老人没了拐杖,背着双手,身形又佝偻几分。为首大汉摆了摆手,笑道,“罢了罢了,要见证,便见证。华兴寺的高僧德高望重,也够分量做这个见证。”大汉深怕气势落了下乘,又道,

书评专区

慷慨悲歌

慷慨悲歌》免费阅读

“这六人,只能死于我手,无一例外。”

老人没了拐杖,背着双手,身形又佝偻几分。

为首大汉摆了摆手,笑道,“罢了罢了,要见证,便见证。华兴寺的高僧德高望重,也够分量做这个见证。”

大汉深怕气势落了下乘,又道,“速说证词,莫要耽搁!”

大汉妥协了,他的心就已经有了忌惮,话说的再多,也无法撑起已经萎缩的心。

释贞空看了眼老人,老人淡若古井,波澜不惊。

人的忘性是最大的。时过境迁,所谓的滔天大仇,情深义重,也都将化为尘埃。

但仇,必须报。不报,便是寡情的小人,便是心魔。

仇恨不能积压,要报,当时便报。否则便会折磨的人生不如死,便如这个老人,不过不惑之年,已然老态龙钟。

释贞空猛地一顿方便铲,重重的杵在地上,声音震天响,荡飞了大雪,声音很大,传的深远,如同寺里的晨钟。

“长白山下有一座山庄,号养性山庄,庄内藏有一珠,名养魂珠。十年前,名冠陇右道秦郡的漠北大侠知道此事,携带族中六位兄弟潜入山庄,杀了养性山庄一十七口,夺走了养魂珠。。。”

为首大汉大怒,呵斥道,“你这头陀,当你是华兴寺的高僧,没成想,却是一个污人清白的恶僧。”

一大汉也是大怒,“一老贼,一恶僧,要杀吾等西风六客,动手便是。何故凭空污吾等清白!”

巨石后。

”养魂珠?“女人念叨着,挑起细眉,问道,”何为养魂珠?“

男人摸着胡须,问道,”你可知《往生决》?“

女人笑道,“天下三决,往生,长生,苍生。女儿如何不知。”

男人道,“长生修神锻体,往生养魂炼气。而这养魂珠,便是养魂的神器!”

女人微张小嘴,问道,“此六人灭了养性山庄,是为了得到养魂珠,修炼《往生决》?”

“《往生决》?”男人不屑的笑道,“就凭这六人,还无法从帮主的手里抢走《往生决》!”

女人又问道,”那他们为何要抢夺这养魂珠?“

“咳咳咳”

老人缓慢的锤了锤后背,却只锤在刀身上,发出“当当”的声音,一道干枯腐朽的声音从老人嘴里传出,“老朽当年可不是这般模样,眼未瞎,耳不聋。老朽亲眼所见,亲耳所听,那七人在庄内杀人放火,岂会有错?”

为首大汉看着老人的模样,双眼被缝死,双耳也被缝死。大汉好似想到了什么,喊道,“你是长白山鬼?”

老人眼瞎,却不知为何能分清谁是谁。老人耳聋,却能听到人说了什么。

“长白山鬼!”

一众大汉吓了一跳,倒有个无畏的青年大汉破口骂道,“传闻长白山中有一鬼,啃食血肉,茹毛饮血,黑水帮只以为是个野人或是山魈,终年围剿,却连个影子也捉不到。没成想竟是你这个老鬼。”

老人面无表情,一只干皱的手摸索着握着刀柄,道,“人虽老,刀未老,十年之仇,今日,也终于算是报了,主人在天之灵也能安息。”

“啪啪啪”

风中,雪中,林间,突然响起突兀的鼓掌声。

释贞空皱眉,双目满是正义,好似那一双眼,真能看破世间的虚妄,分辨世间的冤情。

大汉大笑道,“好故事,好故事,老人家到底是老人家,这话滴水不漏,这戏也是精彩绝妙。倒还真像是一个卧薪尝胆的勾践。想来,这位华兴寺的高僧便是这样被你蒙骗来的。”

大汉又看向释贞空,道,“头陀既然是见证,听了长白山鬼的故事,是否也当听听西风六客的故事?”

释贞空不答话,只是看着大汉,虎目一睁,甚是威严。

大汉也不在意,道,“当年漠北大侠是秦家的家主,应养性山庄庄主之邀,前往关外道长白郡谈煤矿生意。怎知,是夜,庄内一奴勾结外贼屠尽养性山庄一十七口。漠北大侠受庄主临终所托,带走养魂珠,却命丧半途。

大哥临终遗言,也只说是凶手有七人。”

大汉说到此处,睚眦欲裂,道,“长白山鬼!吾等今日来此,不为杀冰夷,不为取养魂珠,只为杀你,以慰大哥在天之灵!”

林间人影攒动,松树也在摇晃,人脚踩在雪上发出哏啾啾的声音。

不过一会儿,六人身后汇聚了百十来人,人皆头戴毡帽,身穿大袄,手持长剑,目中满是恨意。

释贞观闭上眼睛默默退到一旁,退的很远,能看到发生了什么,能听到发生了什么,却不会被卷进厮杀中,不发一言。

老人的神情终于有了变化,满脸的皱纹挤在了一起,问道,”养魂珠当真不在你身上?“

大汉笑了,狞笑,道,”漠北大侠无故身死,是秦家之大仇。秦家剑法师承陇右道白衣楼,纵使你长白山鬼凶名赫赫,也难挡我秦家剑阵!“

老人叹息,猛地抽出大刀,重重的落在地上,”咣“的一身,惊起飞鸟。

老人身后冒出三十四道幽光,幽光骇人,是绿光。

仔细看去,竟是人眼。

十七道人影在白茫茫的大雪中忽隐忽现,身着清朝官服,有老人,有小孩,有男人,有女人。皮肤发青,指甲黝黑,有一尺多长,站在老人身后,一动不动。

是僵尸!

大汉惊恐。

释贞空也睁开了眼睛,握紧了方便铲,铲子锋芒毕露,但只是矗立在雪中。

老人的嗓音如指甲划黑板的声音一般难听,道,“主人之仇,当由主人亲手来报!”

大汉握紧了长剑,身后一百零七人呈剑阵站立。

风息。

雪厚。

两方人马仿佛下一刻便要战在一块,却心有忌惮,谁也不敢率先出手。

老人双手握紧大刀,佝偻的后背弯的更低,身后十七个僵尸直起手臂,下一刻便要冲入剑阵。

一百零八个大汉举起长剑,便要围住老人,突然,心中莫名一颤,冷汗横流,举起的长剑在手中不住的颤抖,手也在跟着抖。

老人的双腿陷入了雪中,想动却无法前进一步,双臂无力,握紧的大刀摇摇欲坠。

“咣”

大刀脱离了老人干枯的双手,重重的落在地上。

大刀坠地的声音在寂静的林间极其突兀。

一百零八个大汉却不敢向前一步,刺出一剑。

“父亲,他们这是怎么了?”

“他来了。”

“谁?”

男人的双眸中满是恐惧,透着赴死之意。

“孤鸣剑客!”

他们看到了一个人。

人好似雪人,在雪中徒步。

人走的很慢,每一步踩在雪中,却更似踩在他们的心上。

人抱着剑。

剑在鞘中,却停在喉咙。

但,荆耽的剑,从不会刺穿人的喉咙。

雪似坠落。

荆耽抱着长剑,一步深,一步浅,走在雪中。斗笠上堆满了雪,堆的很高,终于坚持不住坠落,又有新雪堆积。

荆耽仿佛未看到这百十来号人一般,只是走着,奔着一个方向,直线,闷着头前行,走到两方人马的中间。

荆耽的脚步却未停留,未加快,也未减慢,似之前一样,一样的节奏,一样的速度。

荆耽徒步。

两旁的人好似冰雕。

”咣“

一个大汉无法承受住面对死亡的压力,脱力,终于拿不住了长剑,掉进雪里。

长剑坠落在地上,不单单是一百零八个大汉,老人也吓了一跳,恨不得撒腿就跑,但双腿好似被雪冰住了,无法移动分毫。

大汉承受不住了压力,慌忙跪倒在地,头埋进了雪中,身体发颤,发出了呜咽声。

好似看不见,听不到,想要杀他的人便不会杀他。

荆耽虚浮的右手晃到剑柄,又轻轻放下。

荆耽继续走着,林间只有那一深一浅走在雪中的声音。

看着荆耽远去,不见了踪影,女人的心才停止抽搐,问道,”他便是孤鸣剑客?“

”我从未亲眼见过孤鸣剑客,但我知道,这个人一定是他。“

女人又问道,“父亲如何知道?”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此次之见后,我愿此生再也不会遇到他。”

女人道,”但还是要遇到。“

男人握住女人的手,道,“走,韶萤,要赶快通知其他四大家族。孤鸣剑客已至!”

“咣咣咣”

长剑坠落在地的声音响成一片,众人纷纷瘫倒在地,包括老人。

众人面面相觑,再也提不起一点杀意。

雪下。

林间。

荆耽不知自己走了多远,粗略估计足足数千米。

荆耽也不知自己见到了多少活泼的凶兽,和拼杀的侠士,但都入不了他的眼。

见过也只是见过,仅此而已。

关外道中,能入的了荆耽眼的侠士不多,唯有五人,慕容寒山算一个,其他的,便是那四孤竹。

再有一个,便是荆耽的仇人,燕郡黄龙旗旗主,关马。

荆耽是孤儿,自小便被四孤竹收养,三年前才觉醒灵根。

水系灵根之云。

荆耽好似看到了松林的尽头,不,准确的说,是松林的深处。

一座冰湖,呈圆形,被松树围在中间。冰湖中央,有一小岛,岛上立着一块冰。

“想必,冰夷就在那里。”

荆耽看到了湖,但此时的他,离冰湖还有千米远。

“救命!”

“救命!”

林间突然传来女子的呼救声,声音凄厉,可怜。

荆耽听到了,却好似未听到一般,依旧走着,从未停顿,也从未偏移方向。

求救声越来越近,间隙,还能听到野兽的怒吼。

是一个女子。

一身雪白大氅破碎不堪,露出不该露出的地方,碎布摇曳,若隐若现,美得不可方物。

女人追着荆耽跑去,喊着,哭泣着,皮肤冻的通红。

荆耽只是前行。

女人“扑通”一声摔倒在地,跪在荆耽脚下,哭声甚是可怜,道,“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荆耽停下。

还未等荆耽踢开女人,后背突然吹来一道恶风。

早在见到女人的时候,荆耽的手就已经握住了剑柄。

荆耽猛然抽出长剑,回身便刺。

没人能看清荆耽刺了多少剑,也没人能数清尸体上有多少洞口。

扑向荆耽的狕轰然倒地,四肢已然分离,一颗兽头也被刺碎,更别提五脏六腑,已然乱作了一团。

收剑回身。

荆耽看着女人,杀意凛然。

女人却是叩首,大氅从身上滑落,露出半个酥胸,又抬起头,抱着双臂,却未掩盖该掩盖的地方,楚楚可怜,道,“多谢公子相救。。。”

女人很美,但越是美丽的女人荆耽越厌恶。

美人生来就站在了终点,只要她懂得利用自己的美色。

“滚,或者死。”

女人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荆耽打断了。

女人停住了哭泣,抬起双目,目中的泪水滑进胸口。

女人楚楚可怜,却妖媚。

荆耽直视着远方,看着冰湖,又好似不是在看冰湖,道,“我的话,从不说第二遍。”

女人的眼泪说来就来,雨滴大的泪珠不要命的融化雪,哭的梨花带雨,让人心生怜惜,道,“公子,奴家举家前来高寒禁区,只为除尽凶兽,护得凡人安宁。只是今日,今日兽群袭击,族人尽皆阵亡,奴家拼尽了全力才得以逃出生天。恳求公子救奴家一命,带我离开高寒禁区。

奴家如今已然是个孤儿,无依无靠,只能乞求公子,求公子救奴家一命,奴家愿当牛做马,公子做什么都可以。”

“你应该同你的族人一同战死。”

女人一顿,又掩面哭泣。

荆耽弯腰,问道,”当真做什么都可以?“

女人还在哭泣,不着痕迹的露出双目,媚眼如丝,道,”公子救了奴家,奴家整个人都是公子的,自然做什么都可以。“

女人伸出了手,摸向荆耽那张俊秀的脸,道,”公子,可要怜惜奴家。“

荆耽直起了腰,躲开了那只手,道,“站起来。”

女人来不及细想,连忙爬起来,站在荆耽面前,女人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行,满含着春光,满含着炙热。

女人的热烈无法融化寒冬,但能很轻易的融化一个男人的铁石心肠。

“脱衣服。”

女人一愣,旋即又喜笑颜开,身姿摇曳,好似在跳舞,却比天下任何一种舞蹈都要妖艳,一件件衣服从身上滑落,不过片刻,已然是赤身裸体。

女人知道,天下没有一个男人会抵抗一个赤裸的美人,即便那个男人是冷血无情的刺客。

女人的双手好似尽力去遮住,但只遮一半,又露一半,好似怕被荆耽看到,又好似希望被荆耽看到。

女人身材高挑,双腿交错,长,直,不细,不粗,刚刚好。皮肤粉嫩,似未经世事。。。大。。。女人的身体,是天下女人奢求的,最完美的酮体。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诗小说 » 小说《慷慨悲歌》荆耽慕容寒山完整版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