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慷慨悲歌》小说最新章节,荆耽慕容寒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借刀杀人?”周昭妍的笑宛若风铃,喜欢的喜欢,讨厌的讨厌,道,“应当是一石二鸟。”荆耽问道,“什么意思?”周昭妍还是笑着,即便面色已经发紫,道,“你会知道的,如果你跟着他回北海郡的话。”荆耽注视着冰中

书评专区

慷慨悲歌

慷慨悲歌》免费阅读

“借刀杀人?”周昭妍的笑宛若风铃,喜欢的喜欢,讨厌的讨厌,道,“应当是一石二鸟。”

荆耽问道,“什么意思?”

周昭妍还是笑着,即便面色已经发紫,道,“你会知道的,如果你跟着他回北海郡的话。”

荆耽注视着冰中的男人,道,“跟着他?”

荆耽的手在发抖,那只能持剑刺死飞蚊的手在发抖。

他多想把剑刺入男人的心脏,然后对天下人说,这,就是冰夷。

但他做不到。

天下人也不会信。

“你还要杀他?”周昭妍有些急切,道,“杀了他,燕赵盟仍然不会放过你,而你,只会失去一个最好的兄弟。”

“我知道,”荆耽叹息道,“我知道,我又何尝不知道。”

荆耽的心都要缩在了一起,又落寞。他从未想过要杀燕赵盟的盟主,但此刻,他想了。

盟主才是天下最冷血无情的人。

荆耽的冷血对的是敌人,那些人终归是要死的,荆耽刺碎他们的身躯,也只是练剑而已。

盟主的无情对的却是属下,是亲人。

燕赵盟的人每时每刻都想要杀死彼此,但那里,却是荆耽的家。

“咔嚓”

冰上有了裂纹,裂纹延伸,瞬间布满了整块冰。

“咔嚓”

碎冰四飞,落在血水中,融化,男人依旧盘膝而坐,却睁开了双眼。

眼中悲凉。

竟是悲凉!

荆耽道,”你未死?“

耶律未销低沉,声音沙哑,道,”未死。“

荆耽又问道,”冰夷也未死?“

耶律未销道,”未死。“

”他去哪了?“

荆耽有些急切,他又不能不急切,冰夷若是真逃出了高寒禁区,若是他屠杀凡人倒好,但若是藏起来了,荆耽就真找不到了。

那便只能与那四个人,那四个养他,陪他长大的其中一人决战。

四人,如何选出一人!怎么选也选不出。

荆耽只能逃,逃离燕赵盟,或是自杀。

耶律未销站起,碎冰哗啦啦的掉了一地,道,”不知,或许。。。或许逃了,逃出了高寒禁区也说不定。“

”逃。。。“荆耽的身子踉跄,那只稳如山的手也抓不住了长剑,长剑落进血里,荆耽也落进血里,倒在周昭妍的怀里,”他逃了,还是逃了。“

耶律未销问道,”你要杀我?“

荆耽道,”想过。“

耶律未销活动着手腕,道,”为何又放弃了。“

荆耽道,”因为义。“

耶律未销笑了,道,”所以你不杀我,不是因为你怕我,也不是因为我是谁,而是因为慕容寒山?“

荆耽手按着周昭妍的大腿,坐起,问道,”你认得我?“

耶律未销道,”燕赵盟的第一刺客,也是天下第一刺客,如何不认得?“

荆耽道,”我宁愿不要这第一二字。“

耶律未销点头道,”刺客却是不应该有第一的称呼,这两个字,会要了你的命。但燕赵盟必须有这个称呼,让刺客有个奋斗的目标。“

荆耽道,”没人能杀的了我,从来没有。“

他是那般的自信,如今的话却满是悲伤。

耶律未销比荆耽更加自信,言语中也更加悲伤,道,”没人能杀的了你,除了我,今日之前的我。“

“你已入了造化之境?”

荆耽死死的捏着周昭妍的大腿,周昭妍却感受不到一丝疼痛,摸在荆耽胳膊上的手死死的捏着荆耽的胳膊,指甲穿过了单薄的道袍,陷进了肉里。

血染红了指甲,染红了道袍。

周昭妍道,“造化之上便是无终,天下并无人入无终之境,就连造化,也不出一手之数。”

荆耽上下打量浑身湿漉漉的耶律未销,道,“可你,并非造化,甚至,无一丝灵力。”

荆耽的手抓的更紧了,道,“你根基尽毁!谁干的?”

“冰夷?”

耶律未销落寞,又笑了,道,“灵根未碎,未尝没有机会。”

他很自信,比荆耽还要自信。

镔铁王,耶律未销称得上一个王字。

荆耽突然道,”知道我是孤鸣剑客的,不知道我认识慕容寒山。知道我名字的,并不知道我是燕赵盟的刺客。“

耶律未销笑了,道,“你有一个好兄弟。”

“寒山?”

“他是个好孩子。”

耶律未销看着血湖,道,“当年父亲背着我,偷偷收他做干孙子,我并不同意,也不认可。”

荆耽又想起那个坚韧不拔的身影,那个腰杆永远挺直却从不欢笑的人。

”他确实很好。“

耶律未销回身,道,”你要杀我?“

荆耽道,”是。“

耶律未销道,”为何还不动手。“

荆耽摇了摇头,道,”又不想杀你。“

耶律未销道,”今日,是你唯一的机会。“

荆耽偏过头,道,”造化可不是一天修炼到的。“

耶律未销笑了,道,”一天却是不行,但一年可以。“

耶律未销又道,”我觉醒灵根很晚,二十岁才觉醒。但,二十一岁,我已经步入造化。“

荆耽抬眼,道,”停滞造化二十年?“

”人的天赋有优有劣,也有顶点,“耶律未销背着手,站在雪中,回身看着远方松林,道,”有的人天赋异禀,却荒废。有的人勤学苦练,却也无用。“

耶律未销猛回头,道,”你还不愿动手?“

荆耽的握紧了又松开,道,”我不会杀你。“

耶律未销握紧了双拳,问道,”为何?今日你不杀我,来日我必会杀你,我从不会放过一个想要杀我的人。“

荆耽笑了,望着那双枯如死水的眼睛,那双眼已经落寞,就像他已经失去的灵力一般,大海已然干涸。

荆耽道,”我不会杀一个已经死了的人。“

周昭妍道,”可是他还活着,即便战败,即便被冰封,他还活着。“

荆耽道,”他的心已经死了。“

耶律未销碧蓝色的双眼有了微黄。

大海干枯,水汽蒸发,鱼骨和海泥一同,化作了沙粒,沙粒随着风沙,堆积,枯黄。

就如同耶律未销的眼睛,苍凉。

心若死了,人便真的死了。

耶律未销的双手在背后紧握,道,”我从不想要权力。“

荆耽清楚的看到那双暴出青筋的双手,道,”看来你心死的原因,并非是因为战败。“

耶律未销道,”有了权力,也就有了争夺,什么爱情,亲情,友情,都化作了虚无。“

荆耽站起身,咬牙切齿道,”你还是要面对它,不管你是死是活。也只能你亲自,独自面对。“

长剑飞在空中,荆耽跃上飞剑,化作一道流星。

御剑术,消耗灵力甚大,又需分出太多精神,若非必要,荆耽从不御剑飞行。

天下侠士也都是如此。

雪密密麻麻。

冰湖上流着血湖。

冰岛成了血色。

荆耽已经离开了,耶律未销还是一动不动。

耶律未销背着双手,眼中的那抹黄色如同长在了瞳孔里,无法消散。

耶律未销问道,”你是谁?“

周昭妍跪在地上,头颅紧贴血泊,道,”属下周家死士,周。。。“

”无需告诉我你的名字。“

耶律未销道,”死士从不说自己是死士。“

周昭妍道,”遵,遵命。“

耶律未销又道,”死士从来不需要名字。“

周昭妍重重的磕了个头,磕在血冰上,道,”周家誓死效忠帮主和镔铁王。“

”还有寒山。“

周昭妍偷看去,又垂下头,道,”是!“

耶律未销道,”我已经死了,但黑水帮只能在寒山的手里。“

周昭妍抬起头,道,”镔铁王不过灵力散尽,但灵根未毁,来日便会恢复,怎能算是死了?“

”怎会那般容易。“

荆耽说的话在耶律未销的耳畔围绕,久久不能散尽。

心死了,人才算真的死了。

”我的心已经死了,“耶律未销望着天,道,”我需要你为我做一件事。“

周昭妍跪拜,道,”镔铁王吩咐。“

耶律未销道,“跟着他,保护他。”

周昭妍望去,人影刚刚落在岸边,头也不回,前行,像来时一样,离去。

”从今日起,你只听他一个人的吩咐。“

周昭妍猛抬头,道,”此事,此事,还需。。。“

”周承元那里,我去说。“

周昭妍跪拜,道,”属下遵命!“

雪好像小了。

与冰湖上的大雪相比,确实小了许多。

茫茫大雪中,只有一串脚印,一深一浅。

脚印上走着一个人,一个女人,女人每一脚都落在脚印里,重重的踩在脚印里,似乎要把脚印踩的一样深,又似乎要踩死留下脚印的人。

周昭妍落在荆耽身边,跟在身后,默默的跟着。

走出很远,荆耽才冷声问道,”为何跟着我?“

周昭妍低着头,道,”镔铁王的命令。“

荆耽道,”借花献佛?“

周昭妍点了点头,道,”是。“

她从未觉得不公平,为何自己要受人摆布,又听从别人摆布。

她从未想过这一点。

但此时,她觉得不甘,她是个人,一直都是,凭什么会被人当成一个物品一般,被送给别人。

荆耽道,”你是周家的死士,你可以不听他的命令。“

周昭妍还是低着头,道,”周家效忠帮主,自然听从镔铁王的号令。“

荆耽道,”可你是人,非物。有手有脚,有思想,能持剑,能跑,也能思考。你可以决定自己的人生。“

人的话是雪,轻飘飘。是针,扎的很痛。

雪会堆积,会成冰,会压垮大树,压倒房屋。

也会崩溃一个人。

荆耽的话,是说给周昭妍听,也是说给自己听。

周昭妍抬起头,又低下头,道,“不是谁都有能力决定自己的人生。”

荆耽体会不到周昭妍的无力,就像周昭妍无法感受荆耽的痛苦一般。

“嗷”

林间响起了狼嚎。

周昭妍张开了双手,道,“有凶兽!”

荆耽道,“不是凶兽。”

三个犬封嚎叫着从林间冲来,手中提着长刀。

犬封狗头人身,有智慧却不高。

荆耽只是走着,看也不看一眼,右手在剑柄处虚浮。

周昭妍张牙舞爪,指甲伸出很长。

犬封冲到半路,好似感受到了杀意,目露惊恐,硬生生的止住脚步,在雪地上拖了很长。

犬封好似不愿无功而返,在半路转了个弯,直奔身后的那个女人而去。

荆耽依旧在前行,从未停顿。

周昭妍问道,”你不救她?“

荆耽道,”为何救她?“

周昭妍收了指甲,道,”你答应过她的父亲。“

荆耽踩在雪中,身体很稳,晃也不晃,好似平移,道,”我只答应过不杀她。“

他只答应过不杀那个女人,却并未答应过要护那个女人平安。

周昭妍感觉自己突然看懂了这个男人,男人机智,聪慧,义气,并不冷血,但却是无情。

周昭妍笑了,道,”她若是死了,也便没机会杀你了。“

荆耽落在地上的脚有了一点偏差,脚印不再是一条直线,道,”她和你一样,无力决定自己的人生。“

周昭妍停住了脚步,身后传来犬封的嚎叫声,和女人的求救声。

周昭妍道,”是啊,她连自己的生命都保护不了,又何谈决定自己的人生。“

周昭妍回头狂奔,十指的指甲伸出一指长。黝黑,如在石油中浸泡过。阴森,似涂了毒药。锋利,像被千磨万磨一般。

周昭妍面无表情,她要去救那个女人,就像是救自己一样。

即便她没办法救自己,就像那个女人没办法保护自己一样。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诗小说 » 《慷慨悲歌》小说最新章节,荆耽慕容寒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