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余娇娇陆时钦《神医狂妃她又把死对头毒傻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四月已过,明日便是京城一年一度的赏花宴。要说这赏花宴,却是长安城那些普通官家小姐争破脑袋也要进去的地方。这一天大家齐聚于此,赏花赋诗。上至京城太子妃,长安三大美男,都会来此谈笑风生,所以说,是那些庶女

书评专区

神医狂妃她又把死对头毒傻了

神医狂妃她又把死对头毒傻了》免费阅读

四月已过,明日便是京城一年一度的赏花宴。

要说这赏花宴,却是长安城那些普通官家小姐争破脑袋也要进去的地方。

这一天大家齐聚于此,赏花赋诗。

上至京城太子妃,长安三大美男,都会来此谈笑风生,所以说,是那些庶女认识京城贵女圈的重要机会。

她们会在次日‘争奇斗艳’,甚至有的只是想一睹钦王爷的风姿,据说他也会来。

余娇娇吃的饱饱的,才懒羊羊的踏上了马车。

赏花宴设在京城的观园府,百花齐放、清泉石上流,荷花含苞待放,在池水中如娇羞的娘子。

余娇娇进入府邸发现,门外早已停了诸多马车。

想必人大多来齐了,余娇娇慢步走进场所。

男子女子分区坐着,大多玩得好的抱团聊天。

巧笑嫣然,好不热闹。

余娇娇与其他人不是很熟,自己找了个小石桌坐下,细细品茶,看着大家玩乐,也是一番兴趣。

云粟一进来就看见了那个窈窕的背影,一个人静静坐着,浅笑安然,娇小洒脱。

果然是她的可爱同桌,欣喜上前。

“阿娇,你这么一个人坐在这,好酷啊”

余娇娇扭头,见是这疯丫头,这段时间玩闹熟了,装模作样轻轻摇头浅笑“那是,你坐过来我就不酷了”

云粟迷惑,“为啥?”

“因为…”

看她慢条斯理,故弄玄虚的模样,云粟更加好奇了,坐近一点支头旁听。

“谁人不知你疯丫头玩闹惯了,有句话啊,叫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云粟反应过来,笑着作势要打她“臭阿娇,你又嘲笑我”

另一旁,程十覃面如冠玉,嘴角噙笑,不紧不慢的走进大家的视野,举手投足皆是柔情。

一时间会场都安静了,忘记了出声。

一袭墨蓝衣裳沐浴在春光里,宛若天人。

少年发丝如瀑,眉毛俊郎。一双桃花眼充满了柔情,令人多看一眼都要沦陷进去。

瞬间吸引了在场女子的目光,眼里全是爱慕。

“啊啊啊,是十少爷,好久不见还是如此的风流倜傥”

有的不小心对上了视线,娇羞得红了脖子根,手脚都不知怎么摆放了,忙用手帕捂脸。

程十覃摇着折扇,无视一路上旁边的尖叫,早已习以为常。

挑起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看着远处的背影,最终停在了桃花树下,玩味的作弄他“钦王爷怎么一个人孤寡的坐在树下,怪可怜的”

陆时钦仍然注视着那边的小石桌,冷眼撇他,都懒得多给一个眼神。

“谢安怎么没来?”

语调平淡庸懒,不愿多说一个字。

见陆时钦发话了,程十覃环视四周,漫不经心“可能还没到呗”

陆时钦皱眉,他一向不喜欢热闹的场景,尤其是那些女子的注视尖叫,他会觉得她们脑子不好使。

所以他悄无声息的潜进来,好不容易没引起他人的注意,耳朵清净了一番。

却被这猪队友连累,

其他人也一并注意到桃树下的一袭黑色高大身影,不免呼吸一窒。

是钦王爷!

什么时候来的,她们竟然不知道…

这会儿亲眼所见,一时间又引起了一番骚动。

云粟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激动的抓着娇娇的袖子大叫,“娇娇快看快看,是钦王爷哎,哇塞我是不是在做梦”

余娇娇偏头,的确是那熟悉的身影。

毒好些了吗?似乎看起来好了不少。

其他人虽然激动亢奋,却也不敢有进一步的动作。

之前有一个不知轻重的疯女人,硬要纠缠着往钦王爷身上贴。

陆时钦冷着脸一把拎起她扔进了河里喂鱼,毫不怜香惜玉。此后那官家小姐一举被告上了朝廷,贪污勾结,罪赃证据齐全。

众人皆传那是钦王爷的手笔,也是从那时流言钦王爷不近女色,冷酷无情,有野心的女人不少,却再没人敢上前耍赖打扰。

还真是…挺符合他的作风,余娇娇眉眼弯弯,

阴影处,一个黑影死死盯着这边…

张灵慧远远盯着余娇娇的一举一动,眼里终于有了笑意。

想到待会她的丑闻,脸上带着得意。

余娇娇,这次我看你怎么逃脱。

余娇娇听着耳边云粟的絮絮叨叨,没完没了,真是…这丫头的性子挺讨人喜。

活泼开朗,大大咧咧的,心思一眼便知。

不像那些大家闺秀,说话和打哑谜似的,尽让人猜。

“云粟,你母亲找你…”

好似是云粟的小伙伴,听见传话云粟不好多待,也急匆匆走了。

这边人刚走,一个人影毫无预料的撞上来。

“哎呀…”打翻的茶水尽数倒在了余娇娇身上。

丫鬟吓得脸都白了,余娇娇看着那丫头急得快要哭了,心生不忍。

弹了弹衣裳上的水珠,靠近些正愈拉起她。

殊不知这丫鬟狠狠甩了自己一巴掌,满脸恐慌尖叫着疯狂低头认错。仿佛遇见了洪水猛兽。

余娇娇惊诧,这是…?

“郡主对不起,奴婢知道错了,奴婢该死,求郡主饶我一命…”

声音尖利带着恐慌,在一片欢声笑语中格格不入。

自然吸引了大家的眼光,不知发生了什么。

张灵慧见阴谋得逞,急不可耐的上前。

脸上带着奸笑,“安平郡主莫非欺人太甚了些,仅仅因为我的丫鬟不小心淋湿了你的衣裳,这又打又骂的,郡主果然好手段,看不惯我就直说罢”

瞧见四周的眼神,余娇娇这才反应过来。

哦豁,这是要反咬一口吗?来给她演戏来了…

众人听此,大致明白过来。

“这不是传闻中的安平郡主吗?果然与留言中的娇纵任性如出一辙。”

“仅仅因为一件衣裳大打出手,欺负一个小丫头算什么本事”

有的看不惯的站出来,想要讨一个说法。

众人见她淡定自如,火气更甚,权利高就可以这么目中无人吗?

余娇娇漫不经心的端起茶杯,小酌一口,仿佛外界的谩骂与她无关。

陆时钦那边自然也注意到了,程十覃听着旁边人说话,立刻来了兴趣。

“安平郡主?这不是你府上的小表妹嘛?怎么也不见你介绍我们认识认识。”

陆时钦瞧他,薄唇微张,“安平郡主就是余娇娇”

程十覃没听明白,这有什么关系?

待他后知后觉意识到什么,惊诧的吸了一口气,“这就是我们学府的那小神童?”

陆时钦无视他的目瞪口呆,眉头微蹙。一眨不眨的盯着那边。

这是受欺负了嘛?要不要上前帮她…

余娇娇半杯茶下肚,冒烟的嗓子终于好受了一些。

冷眼扫过四周,定格在那得意的脸上。

冷哼一声,脸上浮起一丝轻蔑。

“长慧郡主,你还真是没脑子,啧啧啧”

听着余娇娇那耐人寻味的语气,

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仿佛她才是那个跳梁小丑。

张灵慧急躁的跳脚,青筋暴起,咬牙切齿的指责她“你只会欺负一个下人算什么,打狗还要看主人呢”

企图把她引入圈套,待她气急败坏下自己亲口承认欺负下人,坐实了蛮横娇纵的罪名。

众目睽睽之下,到时候大家都会相信那些谣言,彻底毁掉她的闺誉,普天之下都知道她安平郡主是个泼妇,看她还怎么还她作对。

余娇娇看着她的表演,心知肚明她想干嘛。

“谁看见我打她了,一个下人还不至于让我动手”

张灵慧恼怒,指着她破口大骂“你真是嚣张跋扈惯了,竟不把大家放在眼里,你还知道羞耻嘛?”

余娇娇冷眼相待,她最讨厌别人拿手指着她了。

上一个这样无礼指着她的人,坟头都已经长草了。

要是其他人不在,毒死她就好了,定制的银针还没到,真是麻烦…

见四周的人还在看笑话,事情没有根据她预想的轨道走,舆论风口有说转向。

张灵慧一时又急又气,嚷声怒喝,“我亲眼所见你扇了我的丫鬟,你以为谁能为你洗脱罪名?”

陆时钦眼神凛冽,脚步微动,正准备上前。

啪的一声,震惊全场 。传入大家耳朵,一时间大家都呆愣住了…

张灵慧头都被扇偏了,一脸难以置信。

余娇娇吹了吹,心疼自己的手,红了…

黛眉微挑,细长锐利的双眸冰冷的似乎要把她杀掉,毫无波澜的语气使人听不出她的情绪,

“看见没?这会才是我打的,本郡主一向敢作敢当。这才是证据,别什么罪名都往我头上扣”

又冷眼看向四周,“有谁看见我欺负她丫鬟了?”

众人哑口无言,谁也没看见经过,一时间唏嘘声不绝于耳。

一字一句,冰冷的字眼刺得张灵慧恍惚,之前的余娇娇胆怯弱小,哪敢当面质问她。

即使受了欺负,也只会哭。万万没想到如今她是这个反应,伶牙俐齿果断干练,好似变了个人。

一时忘了该怎么反驳,又羞辱于大家的眼神,旁边还有不少男子在场,

“我…”

面对余娇娇那恐怖冰冷的眼神,竟结结巴巴的不知如何是好 。

好在那丫鬟见行事不妙,无奈硬着头皮上前求饶:“是小的不小心泼湿了郡主没说清楚,主子护奴心切发生误会,请求郡主饶小的一命”

跪在地上的丫鬟瑟瑟发抖,这会可是真的小命不保了。

余娇娇冷哼,“演的好一番主仆情义,真有误会你刚才为何不说,竟然小小年纪学得挑拨离间的一副好手”

“我也不是愿意吃亏的主,来人!拉下去按法处置”

旁人看傻了眼,也有明白人反应过来。

有的女子唏嘘不已,“我就说这长慧郡主没头没脑,还想污蔑别人,这下好了,吃亏了吧”

陈十覃这番‘打闹’看得津津有味,砸吧着嘴,手里的折扇摇得欢快“安平郡主这脾气我喜欢,临危不惧,是个聪明的”

却被某人幽深冰冷的眼神打断,“喜欢?与你有什么关系?”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诗小说 » 余娇娇陆时钦《神医狂妃她又把死对头毒傻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