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王妃别演,你被偏执摄政王盯上了》叶清然萧钰完整版免费阅读

“那羊子戎羊老先生是你的老师吧?”萧钰的手扒拉着桌子上的菜,似乎突然想起这么个事情一般,语气随意的问道。叶清然微怔了下,很快便将他口中的人与记忆里的印象联系起来了。羊子戎是个年逾古稀的老者,自她记事起

书评专区

老天野我叫啥呢:好看的!不同于其他文的写作基调,感觉挺日常的,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前面几十章,看的时候,心里还是挺难过的,后面以为终于要甜起来了的时候,又起了波澜,不过小“虐”怡情嘛!期待后面的故事,希望故事快快甜起来!作者大大加油呀!

呆桃奶盖儿:平平淡淡,不错

暖暖如风y:呀,扑街作者又回来了!
这里对书做一些小解释啊,书不会大虐,是双洁,男女主之间前世今生是有很深的联系羁绊在的,从头到尾都是男主线这里只有现女主一个,只是时间上的一些错差会让两人有误会而已,但这不会是虐点,后面会解释,女主不是圣母,她只是有自己的做事原则,作为现代人,她会尊重生命,但也不是随便任什么人都可以欺负,再有男主护着不会在很多事情上吃太多的苦。
本文大概比较重事业线,男女主会一起慢慢成长,再原有的感情基础上重新建立感情和信任,互相影响,互相理解,成为对方的精神支柱,细水长流的感情线。
最后作者有要说的话:
希望不要被开篇劝退呀,如果有刚好点进来的小可爱,请多翻几章看看后面,大概了解后发现真不是自己的菜再退可以吗?笔芯!😬

王妃别演,你被偏执摄政王盯上了

王妃别演,你被偏执摄政王盯上了》免费阅读

“那羊子戎羊老先生是你的老师吧?”萧钰的手扒拉着桌子上的菜,似乎突然想起这么个事情一般,语气随意的问道。

叶清然微怔了下,很快便将他口中的人与记忆里的印象联系起来了。

羊子戎是个年逾古稀的老者,自她记事起,便是在这燕国居住了,他满腹学问,又宽厚待人,城中世家及稍微有点积蓄者都会将孩子送到他那处去教养,也有不少外来者慕名而来,他倒是不看家庭条件,不看是哪国之人,只要有心求学,谁来了都愿意给他们讲一讲课,真真的可算得上是有教无类,因而也非常受人尊敬。

要说这四国之内真正的能人圣贤者,非他莫属。

可惜,这样的圣人,未能劝得动当初的容辕开疆扩土,一意孤行。

他们叶家,这个身体的原主的父亲,也未能劝得动。

不明白她为何突然提起人,不过本着不能得罪的准则,她还是回了他的话。

“王爷说笑了,老先生三千桃李,个个是能人善才,我不过是得他不嫌弃,几天授课而已,实不敢妄自以他的学生自称,污了他老人家的名讳。”

在把握不准他究竟要做什么时,她决定还是在这些事情上,都尽少透露些,何况她也确实没算说谎,这燕国内,向来女子读书识字的甚少,就是原主,也不过是在家由父亲和兄长教导,识得几个字而已,并没有正儿八经的上过学堂。

至于她和羊子戎的渊源,那不过是年少之时,一时兴起,便做男装偷偷跑过去,后来先生见她有心,便也没有戳穿,暗许了她的行为,混在男子之中继续听学而已。

后来,战争越发的激烈,男子多被作壮丁带去了前线,他的学堂上,渐渐就没人了,不过他还一直开着,他说过,只要有一个人还愿意听他讲课,便不能让他们来了空手回去。

这是个有气节的老者。

今日这一切,其实早在之前,他便已经预见了。

为人君者,不顾百姓之愿,不以百姓为先,只以私利为主,就是再强大的国家早晚有一天也会分崩离析。

当初他劝导上任主君休养生息,便是如此,可惜,老国主一走,新君野心彰显,不管不顾的,便将才安稳不过二十来年的国库耗尽。

短短五年,这一切便如他所说的那般,这么到来了。

萧钰听到她这么说,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阴冷的寒光在他眼中乍现,骤然道:“既是如此,他不愿意臣服于我卫国,不如便拿他做祭,向世人做个警示可好?”

这个人的眼神太过冷漠,眼里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情绪变化,以至于她实在无法分辨人现在所说的话是真是假,不过这到底是不可的。

她暗暗地提了一口气,将微微发颤的手放到桌下去,往人那处挪动了一下,眸光抬起看着他,正色道:“好啊,只是这并非上层之策,但若王爷执意如此,那也只能算是他老人家命中该有这一劫了。”

萧钰似乎来了兴致,眼神眯起,将她的下巴轻捏住,沉声道:“那依然然看,什么才是上层之策呢?”

叶清然见是机会来了,也没有躲避,任他这般拿捏着,直视他的眼睛,道:“自然是以和为主,将他变为王爷的人了。”

“羊老先生是众国皆尊的圣贤,如果拿他开刀,向那些别有用心之人做警示,自然是可以起到很好的作用,能够令人短时间内臣服于您,不敢造次,然过犹不及,也易生反心,所以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且老先生学生遍布,谁人又知道他们会暗地里做出什么来?王爷用了5年的时间才拿下这晔都,叫几国称服,怕是也不想如此吧?”

萧钰很久没有说话,过了好半晌的时间,才慢慢放下他的手,在这一瞬间,便忽然大笑了起来。

“不曾想然然竟还有这一番见识,真不愧是羊老先生教导过的人,不错不错。”他赞道。

“你回来这段时日,都未曾去见过他吧?待用过膳后,你我二人出去拜访拜访他老人家如何?”

是呢,不知不觉的,她都被禁在这里一个多月了,外边什么光景都不曾知道,许多事情都是听着伺候的宫人所说的,真真假假,倒也该亲自去见一番。

“王爷有令,又如何敢不从。”

羊子戎不服他而已,但那讲学还在继续着,不过刚经历了战火的国家,那学堂上也没有什么人,只是稀稀拉拉的坐着三两个稚童而已。

两人没有过去打扰,在篱笆墙外等着,待他讲完学,还那孩童进去了旁屋,他们才过去。

羊子戎其实早就看到他二人了。

他不识得那男人是谁,但是见他那威风凛凛,不怒而威的气质,再见旁边同样做着男子装扮的熟人,联系起近一个月来的种种传言,便已然明了。

“老师。”叶清然走过去,向人恭敬的拜了一礼。

羊子戎年纪大了,头发都花白了,不过那一双眼睛还是那般的有神,他颤着手捋了一把那银白的胡子,慢慢悠悠的吐出几个字:“进来吧。”

这里叶清然还算熟悉,接连的战火这几年,她不论何时到此处来都是这个样子,茅舍几间,屋里除了书简诗画外,没有太多其它的东西。

哑童给他们倒了茶水,便被羊子戎给叫了出去。

水汽缭绕。

三人面对面而坐。

不等他们二人先开口,羊子戎先说了话。

“我等今天,等了好一段时日了。”

从他故意不拜此人为主,不认他为尊开始,他便想到有今日,所以现在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内心非常平静。

不管他做的这个赌注,最终结局如何,他都可以坦然接受。

“既然都过来了,也别藏着掖着了,有什么话,不妨直说了吧。”他道。

叶清然不知道他为何这样,那样子,乍然让她想到了一个月前,她在叶宅的院子里见到的叶家人那般模样。

平静从容得让她害怕。

“老师。”她又唤了一声。

羊子戎抬眼,炯炯有神的眸子望着她,“叶家小子。”

他一直这么叫她。

哪怕后来知道她是女子,也依然这么唤她。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诗小说 » 小说《王妃别演,你被偏执摄政王盯上了》叶清然萧钰完整版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