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帝君狂宠:邪魅君后太嚣张最新章节,阴月小说免费阅读

穿过几道石门,一路青石为地,入眼皆是假山碧池,画阁朱楼,雕梁画柱,更是有祥瑞石雕,刻画其中,周围的一草一木,无不彰显出阴府的雄厚底蕴。阴月二人还未踏进堂内,便听到一声尖锐刺耳的妇女声音传入耳中。“我儿

书评专区

帝君狂宠:邪魅君后太嚣张

帝君狂宠:邪魅君后太嚣张》免费阅读

穿过几道石门,一路青石为地,入眼皆是假山碧池,画阁朱楼,雕梁画柱,更是有祥瑞石雕,刻画其中,周围的一草一木,无不彰显出阴府的雄厚底蕴。

阴月二人还未踏进堂内,便听到一声尖锐刺耳的妇女声音传入耳中。

“我儿就是昨日来看过阴月那个废物,才死在街头巷子里,如果不是阴月干的,那还有谁,阴家主难道不该给我们一个说法吗”。

阴晴眉宇稍冷,率先踏入堂内,阴月不以为意的耸耸肩,抬步跟上。

嘴角扯着一抹坏笑:“这位大妈,你的儿子死了,不去找凶手,一清早,便大张旗鼓的跑到我阴府来撒野,讨说法,怎么着,我阴府的大门,是这么好入的。”

一身华服,满头金钗的妇人听到声音,转身,面露狰狞,眼神恶毒,凶神恶煞的盯着阴月。

阴月无视那吃人的眼神,肩头用力撞开挡着她路的妇人,上前,眉头轻挑,朝主位上两鬓霜白,一身凛然正气的老爷子咧嘴一笑:“爷爷”。

随后,转身在一旁的紫棠木雕椅上落坐,单脚翘起二郎腿,提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轻抿一口,琉璃杯玩转与手,漂亮的星眸微转。

“你说容晖是我杀的,可有什么直接的证据证明为我所杀,还是,只凭他昨日来找过我,你们就一口认定是我干的,说不定是他不知死活的得罪哪个大人物,被人弄死在巷子里,然后栽赃与我呢”。

晃了晃杯子里剩余的茶水,阴月脑袋微扬,大口饮尽,搁下手中的琉璃杯,指尖有节奏的轻点着桌角。

“哒—哒—哒”。

随后,继续说道:“不说他容晖已是九阶灵士境”的武者,就说我阴月,京都人人有谁不知我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我能打的过容晖,还杀了他,说出去有人信吗”。

“还是说在令堂心里,容晖就是个连废物都不如的东西,啧啧啧啧,那他可真是没用,连我这个不能修炼的废物都能杀的了他,也活该他死在巷子里,免得还给你们容家丢人了”。

“本公子都有点想知道,容家的容晖打不过我一届废物,还被废物弄死在巷子里,那满京都人的嘴脸呀,想想都应该很精彩,对吧”。

“大妈…”

华服妇人闻言,面色更是阴沉的可怕,身体气的微微发抖,那狠辣的目光恨不得把阴月撕碎了一般,只是,碍于阴北天面前不敢放肆。

主位上,阴北天身穿灰蓝色玄袍,面容严肃,不怒自威,眉间稍染白霜,长须夹杂着几根银白,虽已至耳顺之年,却依旧精神矍铄,满面红光。

浑身气势,犹如泰山之威,不容挑衅。

只是此时,看着座位上一脸嬉皮笑脸,不正经的阴月,脸上又是一阵微怒:“伤还没好全,又出来到处瞎溜达,早跟你说了不要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东西来往,就是不听,上次还差点伤了性命”。

“若非你无事,不然老子都要亲手宰了那狗东西”。阴北天眼神冰冷,目光如剑一般刺向堂下几人,意有所指。

本就气的想撕碎阴月的妇人,面容更加的扭曲,张牙舞爪的指着阴月,手指就差戳到阴月眼睛里去了,狰狞道:“就他阴月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我儿不嫌弃愿意和她来往,她就该感恩戴德,还是个断袖,不知羞耻。”

话落,大堂内瞬间几道逼人的压迫感袭来。

阴北天瞬间炸毛,怒火高涨,面色黑压压一片,神色暴怒,稍染银霜的胡须,气的一翘一翘的。

旁边的年轻少年,目光更是冷冽,动了动环在胸前的剑柄。

就连一直在不动声色看戏的容家二爷容飙也忍不住暗骂一声:“无知蠢妇”。

而离华服妇人最近的阴晴,自阴月背后跳出,单脚抬起,以雷霆之势踹向妇人,面色阴冷可怕:“你在说什么,我没听清,有种你再说一遍”。

“砰”

华服妇人的身体如那断线的风筝,砸在大堂门框上,发鬓微乱,满头的金钗掉落在地,另一深灰素袍的中年男子快步跑过去,搀扶起妇人,满脸阴霾:“阴家主,你阴家子孙就是这般没有……

然后,不等他把话说完,阴北天大掌一拍,浑身气势如虹,排山倒海般的灵威压向中年夫妇,“九阶御王境”的实力一览无遗的覆盖住二人。

“我阴家子孙如何还轮不到你一届外人说教,难不成,你们是当老子死了不成,当着老子的面,左一口废物右一口废物的,你们是想死吗,本家主不介意送送你们”,说完,浑身的灵力涌动,气势更加的浑厚。

“轰——”

中年夫妇二人瞪大双眼,浑身颤抖哆嗦了起来,额头上豆大的汗水如下雨一般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打湿了衣领,双腿发软,膝盖慢慢弯曲,内心霎时堆满了恐惧,二人承受不住强大的威压,双双口吐鲜血,跪坐在地。

他们怎么忘了阴北天这个宠孙如命,无理护短的老东西,心里一阵后悔,早知道便私下找人解决掉那个废物,不怕她阴月不死。

中年男子面色痛苦,艰难转头,求助的看像一旁喝茶的容飙。

容飙心思一转,神色微凝,搁下手中的茶杯,面带歉意,拱手道:“阴家主,还请手下留情,高抬贵手饶了他二人性命,他夫妇二人也是思儿心切,才会口不遮拦,今日,是我容家莽撞了,没弄清楚事情的由来,便上门打扰,真是对不住,我容家愿出一株二品灵药,送与阴月贤侄压压惊,不知意下如何”。

阴北天凝眉,不语,目光则是看向阴月。

容飙神色微滞,歉意僵在脸上,眼眸微垂,转动身体,随即面带笑意开口:“阴月贤侄可否看在容二叔的面子上,不计较此事。”

阴月慵懒的向后一靠,似笑非笑的看着容飙。

“二品灵药,不知这二品灵药在容二爷眼里值几分重量,比得上我阴家今日所受的不白之冤”。

容飙蹙眉,摇头道:“哪里,自然是比不得阴家今日所受的蒙屈”。

“既然比不得,容二爷又是怎么有脸拿出二品灵药说给我压惊的呢,难道我阴家会缺一株二品灵药”。阴月呲笑

容飙面色有一瞬间的铁青,自然是不缺的,阴家百年家族的底蕴怎会缺二品灵药。

阴月扬眉,继续道:“还有上次,容晖哐我进南经山一脉,害我身受重伤,险些丧了性命,本公子这几日在府中,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折磨和痛苦,一连暴瘦了好几斤,好不容易伤养好了,今日你容家人又莫名其妙上门找茬,污蔑与我,容二爷觉得,区区一株二品灵药就能弥补本公子受到的创伤,未免太看的起我阴家”。

容飙闻言,脸上的肌肉抽搐,目光冷冽,眼底深处浮现出点点杀意,眼眸微垂,压下眼底翻滚的杀意,深吸一口气,咬牙道:“那不知阴月贤侄想要什么,只要不是很过分,我容家自当是愿意赔偿的”。

阴北天威严的坐在主位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轻抚长须,看着隐忍的容飙,又看向脸上明显长肉的阴月,这时候也不生气了,端起搁在一旁的茶杯,悠闲的喝起茶来,只是雄厚的威压并未从夫妇二人身上收回来。

阴月眯了眯眼,随即唇角勾起一抹坏坏的笑,像一只奸诈的小狐狸,伸手向后:“二姐,给我纸笔”。

阴晴撇了容飙一眼,随手便从芥子里拿出纸笔递了过去。

阴月执笔,唰唰唰的几下,便列出了满满半页的东西,起身,笑眯眯的亲手递到容飙眼皮子底下。

容飙盯着上面的内容:“整整十种二品灵药,和一百万二品灵石”,瞪大双眼,一手扯过纸张,抬头怒视着阴月。

阴月微笑,无惧的对上容飙阴沉的眼神。

容飙捏着纸张的拳头,握的“咯咯”作响:“贤侄当真只要这些”。

阴月淡淡的点了点脑袋,无辜道:“虽说这些东西不能完全弥补我阴家受到的屈辱,但是本公子也不是无理之人,不会仗着两家交情的份上狮子大开口的,毕竟,在这京都城内抬头不见低头见,所以,容二爷就照着单子上的给就行了,阴月相信,这点东西对与容家而言,肯定是不值一提的。”

容飙沉了沉心神,把纸张折好放入袖中,咬牙道:“自然,这些东西,我容家还不放在眼里,只是,这事我还需回容家向家主说明情况才行”。

“哦…,这点小事还需容二爷专门跑回一趟容家,原来在容家,容二爷这点权利都没有吗,也罢,这离午饭时间还有一些时间,容二爷快去快回吧,说不定还能赶上我阴府的午餐”。

阴月挥了挥手,一脸的瞧不起,转身坐回紫棠木雕椅上,一副“我可以等你的”表情。

执起琉璃杯,喝起茶来。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诗小说 » 帝君狂宠:邪魅君后太嚣张最新章节,阴月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