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古今直播:我真不是冤大头》吴洐完整版免费阅读

“一门双杰,惹人妒怨。”杜知节略知前因,又是吴父至交,遂以长辈身份提点吴洐。乱世立国,向来允武,然大商国祚数十载,边关虽偶有战事,却也平稳发展,渐渐起了重文倾向。去年,南方蛮夷不稳,北方狄部侵关,值此

书评专区

古今直播:我真不是冤大头

古今直播:我真不是冤大头》免费阅读

“一门双杰,惹人妒怨。”

杜知节略知前因,又是吴父至交,遂以长辈身份提点吴洐。

乱世立国,向来允武,然大商国祚数十载,边关虽偶有战事,却也平稳发展,渐渐起了重文倾向。

去年,南方蛮夷不稳,北方狄部侵关,值此时机,武将群起,泯躯为国,文武之间,又形成某种僵持之态。

“你父亲身为文官,此案又经刑部审罚,按朝堂规矩,事尚属文官内部纠纷,你若北上寻你二叔,或会引起全体文官的反感。”

“钦父所言,小侄亦曾思虑一二。”吴洐听闻杜知节所言,心中知其确是为了自己好,对其观感,也略略亲近了些。

他所穿越的世界,虽有王公贵族,虽有君臣之别,然而,却与记忆中的任何朝代皆不相符,他所知的许多历史动向,便也没了用武之地。

然虽如此,后世的资讯洗礼,亦让他大抵知了些朝堂之事。

有道是,不言开疆立国,自古文武不相合。

可此景此景,他又能如何施为。

“钦父所言,小侄亦曾思虑一二,然时势至此,家父去前,曾托人前去大理寺及督察院,欲请三司会审,终而不了了之。”

“天下之大,能臣之多,竟无一人可信,小侄若不北上,还能如何施为?”

“此事,此事……”杜知节长叹一声,又再度打量吴洐一番,才缓缓言道:“此事,或可缓缓。”

“吾与慎之,既是同年,亦为至交,其逢此变,吾自当倾尽全力,昭雪沉冤。”

“然汝父罹难,或许涉及一些不可说之事,钦父亦不知何处出了问题,若真如所想,或许钦父,亦将命陨黄泉。”

杜知节略作一番思索,又道:“北上之事,稍可缓缓,你们祖孙先与我回返上京,若事有变,再行北上亦不迟。”

“多谢钦父援手。”吴洐躬身作揖,算是将此事应了下来。

吴洐本不想答应的,可莫说杜知节身居高位,言辞之中有种令人无法拒绝的威势,其言之事,亦是在情在理。

可吴洐又怕,自己若是久等,父亲那莫须有的罪名被有心人拿来说事,终而影响到二叔。

却说雅间之中,两人又说了些家长里短,杜知节言说有事,先行离去,看其模样,似是出恭。

吴洐亦未多留,回了隔壁雅间,与奶奶多番佐证,得悉杜知节在身份上并未作假,心头遂又安定许多。

又呆了片刻,楼下小二端来一桌佳肴,杜知节亦已回返,几人坐下进餐。

吴洐透过楼窗,见岳小缨还等在马车前面,便给了小二一贯钱,附耳言说,让其将岳小缨请进馆内吃饭。

此等插曲,暂不言说。

杜知节本从冀州归京,长途跋涉,客居于此,今见吴洐祖孙,便问何时动身。

吴洐隐晦表达他的担忧,此行街上,定是得罪了蔡家公子,削了人面皮,此事,蔡知府定不会放任不管。

而他们祖孙,身份特殊,若真进了衙门大狱,怕便没了再度出来的可能。

杜知节亦考虑到这一层,遂而决定,用完餐便即刻归京。

却说那稽山乡街道上,华服少年还在兀自掌嘴。

虽然杜知节已不在此地,他却不敢停。

大商律例严明,他又无功名在身,若真惹恼杜知节,他父亲即便是四品大员,亦保不住他。

乡所吏员已至,知了情况,却也不敢劝说,只能派人快马加鞭,赶往临安府城,寻知府告知情况。

那蔡致德,膝下仅有两个嫡子,个个金贵无比,乍闻此事,霎时怒气升腾,急匆匆赶了过来。

待来到稽山,华服少年已经掌嘴完毕,满脸通红地、被小厮搀扶着入了一个茶馆。

蔡致德初见此景,只觉又愤怒,又心疼。

在临安境内,竟还有人视他于无物,打脸打到他的身上。

一巴掌将迎上来的小厮拍开,他颇为心疼地看着少年:“惠儿,是谁让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父亲,你要为我做主……”蔡承惠见父亲前来,找到了靠山,连连诉苦,脸上带着狠毒阴戾,声音带着哭腔,饱含恨意。

“没人能毫无损失地落了蔡家的面子。”听完事情经过,蔡致德不觉有他,无论其内心如何思量,但惠儿的说辞并无问题。

只是那三品州牧,似是有些难办,他不由收起了些嚣张气焰,在思索对策。

“老爷,无论路引真假与否,都该让州府查验,况且近期惠县城中出了伪造府衙印章的案子,更应拿入大牢审问,旁人插手,极具越俎代庖之嫌,居心不良!”

与他一同前来的谋士骤然出声,蔡致德听闻此言,骤然有了对策,遂带着蔡承惠与一众小厮,朝驿站方向赶去。

他们却是来迟了一步。

吴洐等人,用过午餐,便又快速离去,此刻已出了稽山乡,朝三合县行去。

此去上京,需经三合县,转幕山府,直入京师境内,临安府虽是禹州中心,却不是通行上京最近的路径。

蔡致德等人扑了个空,颇有些气急败坏,只是悻悻回转临安城。

他却知道,围堵此人已然无望。

一位三品大员,定然不会撒谎,那份路引,亦极大概率为真。

此事,对他而言虽是扫了面皮,于整个禹州来说,又是无足轻重的小事。

他若想堵截,只能下达州府通文,可他虽为一府最高长官,手下却还有同知、通判等牵制,待他通文送达,或许人家早已入了京师。

思及于此,他只如吃了苍蝇般难受无比。

情绪稍稍冷静,他亦在衡量得失。

“本也不是什么大事,此番却终究是得罪了位上品朝臣,或许,应该稍稍束缚惠儿,让他少惹些是非。”

回到临安,让小厮将蔡承惠送回家中,他便直接赶往府衙,无论结果如何,面子总要做足。

却说蔡致德,方至府衙,便见同知、通判等府中官吏等在此处,见他到来,赵通判连忙来到近前,附耳与其细说:

“六扇门来人,持刑部文书,似要上官配合……”

“六扇门来人?上京又有什么大案了吗?”蔡致德思索着,却也没有细聊,连忙正了衣冠,入了府衙。

查验公文之后,双方便对坐衙门后堂,品茗细谈。

六扇门此次外派的捕头姓胡,是个二十有余的青年,倒是直言快语之人:

“我等此次前来,乃得了刑部手令,需抓捕一位少年逃犯。”

“经查,此人祖籍虽在沧州,其父却是禹州举人,极有可能逃至此境,还望府衙通融配合。”

少年喝了一口茶,而后命左右拿出三张画像,摆于蔡知府面前。

蔡致德摊开画像,却是两女一男,两少一老。

随即,他又说了些官场套话,将捕头们安排住下,方才告一段落。

刑部之事,本就不宜掺和,况且还是涉及上京的大案。

好在此次案件,他只需配合,倒不用担责,心中早已做了决定,随即命人临摹画像,粘贴于州府城墙。

画像原版,却要归还捕头手中。

只是这些京官京吏,难得出京,但有机会,总要逍遥一番,他亦不想扰人雅兴,遂捏着画像回了家中。

他刚进门,夫人便在院中哭天喊地,嘴中一直喝骂什么杀千刀的人伤害了他儿子,将要其偿命的话。

母亲疼子,可以理解,惠儿受辱,他亦心疼,可一个妇道人家,竟能说出此等不堪入耳之言,他顿觉有些兴致缺缺。

随手将罪犯画像丢在书房,他便靠着椅子假寐起来。

少顷,朦朦胧胧间,他听到惠儿的声音在呼唤他。

“父亲,父亲……”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诗小说 » 小说《古今直播:我真不是冤大头》吴洐完整版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