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画不凡[标签:作者],画不凡小说免费阅读

“师尊??”一名牵狗的十几岁少年,听到这阵放荡笑声后,很是反感的抬头看向身旁老者。老者神色漠然冗杂的双眸中,竟透着一种沧桑与莫名的悲哀,看起来极其的消沉。在感受到少年投来的目光后,老者一声轻叹:“好吧

书评专区

无根之垠:作者文笔优秀希望在故事情节方面也可以做到优秀,希望作者越来越好

爱吃蚝饭的李少爷:很好看,支持

已回不到从前:从看到你对其他小说的评论时,就知道又一位大神在蛰伏中,加油!爆发你的小宇宙吧

炸天帮 &sky:看到了你的作品,验证了我心中对你文笔不错的想法

画不凡

画不凡》免费阅读

“师尊??”

一名牵狗的十几岁少年,听到这阵放荡笑声后,很是反感的抬头看向身旁老者。

老者神色漠然冗杂的双眸中,竟透着一种沧桑与莫名的悲哀,看起来极其的消沉。

在感受到少年投来的目光后,老者一声轻叹:“好吧!那就去看看!”

老者将手轻搭在少年的肩膀上,另一只放在一旁的狗背上。

二人一狗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小庙之内,七名大汉尽情戏谑蹂躏着地上的女子,颇有一种猫戏老鼠般的嘲弄之感。

然而就在他们肆虐玩乐之时,“咣当!”一声。

残破的庙门,瞬间化为木屑破碎飞溅,惊得庙中众人皆是一愣。

众人目光向着庙门望去,却是发现那里站着一老一少两人,少年身旁还牵着一条病怏怏、哈气连连的土狗。

女子心中本来燃起一丝期望,待看清来人后,却是瞬间熄灭。

她心中怨念丛生,恨老天对她为何如此的不公!

七名大汉相视一望哈哈大笑,以缓解方才被惊吓到的尴尬情绪。

“玛德,给老子吓软了!”

“老头!别多管闲事!滚一边去!”

“就是!大爷们今天心情好,不然杀了你们!快滚!”

老者并未有丝毫离开的意思,冷漠的眼神默默扫过,眼前这群盗匪的脸庞。

“怎么?舍不得走啊!咋地,还想加入啊!那特么也得排队……”靠近门口的一名匪徒,提着裤子站起,就想要去伸腿踹老者。

然而,就在其抬腿的刹那,只见老者的上身微微一动,右手自身前空中一掠而过,“唰!”

“呃?!!”那名壮汉顿感胯间传来一丝凉意,他用手下意识的轻摸了一下。

“吧嗒!嗞!”裤腿中掉出一物,鲜血迅速染满掌心。

那壮汉急忙捂住伤口,想要阻止鲜血溢出。

然而,一切却是徒劳,他“噗咚”一声倒卧在地,身体疼痛拼命蜷缩为一团。

他万万没想到这个老头出手如此狠厉,他想去捡起自己宝贝,可是伤口的疼痛让其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只有口中不断念叨着:“没了!没了!断了,断了!”

男子情绪激动欲哭无泪,全身不断抽搐,最终疼的眼睛一黑,彻底昏厥过去。

老者依旧站在那里,双臂自然下垂仿佛眼前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但是此刻众人看他的眼神,却是感觉仿佛遇到鬼魅一般,从脚底到头顶都感到一阵发凉。

冷汗自余下的六名盗匪脸颊滑落,将他们体内的邪火瞬间熄灭。

“丫的,这老头是谁?比我们还狠!”

老者无视对面惊恐的眼神,声音异常的冷淡,“老朽本不该管你们凡间的事,可是尔等罪行,简直令人所不齿!滚吧!咳咳咳~!”

余下六名淫匪惊觉,这才知道遇见高人,心中皆是生出一丝退意,感觉今天算是栽了。

可是,就在这时听到老者剧烈的咳嗽,眼中皆是一抹杀意闪过。

他们常年在刀口上舔血,自然不怯性命之忧,脸面的事情绝不能丢,否则以后怎么混。

何况俗话说:“拳怕少壮!”

这老头的速度虽快,但身体看起来明显虚弱,已方六人不是没有胜率。

想到这里,在带头老大的眼神示意下,纷纷捡起各自的利刃,一拥而上向着老者挥刀斩去。

想要凭借人数,来压制老者的攻击。

老者将众人的神色看在眼中,轻叹一声,出手却是异常迅速。

只见他右手一翻,拇指与食指之间多出一柄,不足一寸的小刀。

小刀薄如蝉翼却是锋利无比,宛若一层薄冰炼制而成,在昏暗的庙内若不细看,如同无物。

想必之前那名大汉,既是伤在这柄小刀之下。

老者催动真元护在双指之间,捏着这柄小刀,脚下步法灵活多变,犹如鬼魅灵魄一般,在几名袭来的盗匪之间穿插游走。

手中蝉翼刀在空中划过,留下一道道寒影。

血腥味顷刻间充斥在这座小庙之中,女子从地上慌乱坐起抱着自己的包袱,向着小庙的角落处躲去。

少年则牵着土狗面静静地守在门口,看着老者无情的展开杀戮。

真元催动涌入蝉翼刀,刀身嗡鸣声响起,一道道宛如实质化的刀影,忽闪忽现。

老者手起刀落,寒影缭乱,没有繁复的招式,没有多余的动作,就像是庖丁解牛一般,娴熟在那些匪徒肉身上划过。

切、划、扎、截、削,动作挥洒自如,仿佛在他的眼中对方已经不是活人,而是一具具待解剖尸体。

老者脸色漠然却眼神犀利,成竹于胸且忘情物外,周身气息柔缓渐行。

手中小刀化作弧形利刃循环劈出,将临近身前的匪徒一一破膛开肚。

那盗匪老大眼见老者诡异的屠戳手段,立感一阵胆寒,转身欲逃却是发现门口牵狗少年的存在。

他当即放弃对老者的攻击,举刀向少年袭去,企图以少年来胁迫老者性命。

那少年见匪徒袭来,却是依旧站在原地不避不躲。

而在那匪徒眼中看来,这名少年想必定是被被自己惊吓呆住。

嘴角微翘一抹冷笑,手中长刀举起用力挥斩而下,眼中丝毫没有怜悯之心。

就在其长刀即将斩在少年身上之时,少年却是突然动了。

只见其体表泛起一层蓝芒,左臂抬起手掌动作奇快,瞬间捏住袭来的利刃,

同时右手变掌为指,手指尖多了一枚蓝色长针,接连数下扎在匪徒身上。

几缕蓝色真元,随着长针窜入淫匪体内。

匪徒顿感胸口巨疼,瞬间犹如大病一场,冷汗如雨一般浸湿衣衫,周身的气力眨眼间尽数散去。

手中长刀无力把持,脱手掉落。

“扑通!”一声,双腿发软瞬间跪倒在少年面前。

那少年却是玩味的一笑,喃喃说道:“师尊教导,‘闲事莫管,但若管就要斩草除根,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也不知其是对面前匪徒所讲还是自己。

他催动真元游走全身,右腿上踢正中匪徒下颚。

“嘭!”

那匪徒庞大的身体应声被踢起,就在对方身在半空之时,少年力贯双臂一拳轰出。

“咚!”一道蓝色的偌大拳影,刹那间便轰在匪徒身上,将其肉身瞬间击飞。

‘轰!’那匪徒应声撞在塑像身下供台的一角。

‘咔嚓’一声骨头断裂,已然无力的瘫倒在地,断了气息。

他至死都不会相信,眼前这名看似文弱的少年,居然爆发出如此震撼的力量。

另一边老者一记手刀上撩,自面前匪徒的腹部,由下而上疾闪而过。

“唰!”

那人顿感眼前刃芒袭来,即刻退步躲避。

连退数步伸手在身上摸了摸,并未觉到任何疼痛,以为老者失手。

抬头看去见老者已经收刀转身,立刻窃喜趁机跨步向前,意欲挥砍之时,却感胸膛温热一片。

低头看去发现胸襟的衣衫上,正被血渍浸染,宛如一朵鲜艳的红花盛开绽放,只是这朵花需要他的生命来灌溉。

他难以置信的用手沾了沾胸前的血,望着眼前落寞的背影,“怎么可能如此之强?”。

怀着不甘和费解,“咕通!”一声仰躺在地,眼中生息尽去。

此地的纷争,仅在这片刻便就结束,庙里更加杂乱不堪,只是多了几具尸体而已。

一老一少,似是对尸体早已熟视无睹,牵着土狗来到篝火旁坐下。

“师尊!您老歇会吧,最近您的气色可有些不太好。”

少年取出水囊递给老者,而后在掌心附上一层真元,安抚下身旁的土狗。

“咳咳咳,为师可不想功亏一篑。”

老者饮下几口山泉水,将水囊放置一旁,扭头看向那只病怏怏的土狗。

只见那狗此刻吐着舌头,嘴角涎液流淌,望着满地新鲜的血肉,双眼中却是泛起一层红光,似是感到极为的亢奋。

少年见到土狗异样的情景,立刻运气进入其体内查看,随之微蹙眉头,“师尊!不对劲啊!还是再加上一道封印吧!”。

“嗯!”

老者也看出土狗的异常,掐出一道法印,打入土狗体内。

一道漆黑如墨的光芒,自指尖射入狗头之中,立刻将土狗亢奋的心情压制下去。

那土狗转而精神萎靡,换做一副病怏怏的神态,慵懒的趴在篝火旁,恬静的睡去。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诗小说 » 画不凡[标签:作者],画不凡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