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洞房夜,老公穿成大内首席太监》紫月冯渊完整版免费阅读

洞房花烛夜,十指相扣。“我爱你,老婆!”“我也爱你,老公!”“唔…”“嗯…”……十秒过后,紫月痛晕了过去,她是真不知道千百年来女性是怎么忍受得了这一刻的。反正她没忍受得了。等醒来的时候

书评专区

洞房夜,老公穿成大内首席太监

洞房夜,老公穿成大内首席太监》免费阅读

洞房花烛夜,十指相扣。

“我爱你,老婆!”

“我也爱你,老公!”

“唔…”

“嗯…”

……

十秒过后,紫月痛晕了过去,她是真不知道千百年来女性是怎么忍受得了这一刻的。

反正她没忍受得了。

等醒来的时候,紫月发现自己还是躺在床上,唯一不同的是房间里的布置完全变了样!

浅色帐幔,古香古色,典雅清幽,像是瞬移到了横店影视城里。

还没来得及仔细环顾,角落里就传来一声尖叫!

“哎呀妈呀!”

紫月站起身,头部一阵眩晕,像是宿醉了般难受。

晃了晃脑袋仔细一看,昏暗处站着一个穿着青绿色丫鬟服装的小丫头,正惊恐地盯着她。

“你是谁?我怎么在这里?”

“我还想问我怎么会在这里呢!我明明正在另外一张床上…”

紫月小脸一红,欲言又止。

“你是…紫月?”小丫鬟皱眉猜测。

“你是…李正?”紫月呼吸一滞。

“哎呀!真的是你!”

两人欢呼起来,紫月之所以能猜出是李正,是因为那句“哎呀妈呀”是他的口头禅。

“咱们这是穿了?”李正兴奋地问她。

紫月环顾四周,确定了穿越的事实,重重的点了点头,可是心中满是疑问。

李正是她的发小,白天婚礼的时候也在,还帮忙收分子钱。不过他是个男的,怎么现在变成了个小丫鬟?而且清清秀秀还怪好看的。

“只是…你怎么穿成个女的了?”紫月眨巴着眼睛看着她。

“我…哎!我哪儿知道。”

李正一说话就是清脆的女声,他有点不知所措的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

“那你怎么会在这儿?”

其实,李正挺背时的。

婚礼前,几个伴郎戏弄他把他反锁在新人主卧内,要求他用手机给大家伙直播新婚小两口的激情时刻。

作为紫月发小的李正当然不愿意干这种缺德事,本想着等紫月他们回来后解释两句就离开。

可紫月和冯渊互啃着就进来了,他不好打断,只好脸红地躲到床下了。

结果没想到过程中紫月晕死过去了,冯渊喊了半天没反应,着急去客厅拿手机打120,脚下一滑,脑袋磕地,当场人事不省。

李正听到外面出了事,第一时间拨打了120电话,并通知大家新人出事了。

可是!寸就寸在,李正下楼喊人,却遇到了电梯故障,他临死之前最后的记忆是电梯急速下坠,然后漆黑一片。

“你死了?”紫月试探着问。

“姐姐!我从十八楼掉下来!应该死得透透的吧,不然的话我怎么会穿越?”

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劈在紫月的脑壳上!

如果死了才能穿越,那岂不是她也死了?活活痛死的?

怕是第一次有人以这种方式穿越的吧。

而且等120救护人员和爸妈赶到,看到这场面…真社死!

想到这里,紫月就怒火中烧:“要不是他学艺不精,我怎么会活活痛死!”

李正:“?”

紫月:“还炫耀自己有250个G,呸!再来250都没用。妈拉个巴子的!”

“你俩…真是头一回?”李正摸了摸脑袋问。

都这个年代了,怎么还有把第一次留到新婚晚上的,这早来早享受啊!

紫月撇了一眼李正,拳头捏得紧紧的:“我反正是,老冯他要是不是,我就把他捏死!”

紫月想了会儿转头问向李正:“你出来的时候,没用手摸摸老冯还有没有气?”

李正仔细回忆起来:“我…确实摸了,他出气多进气少,估计应该是活不了。”

“太好了!”

紫月高兴的拍起巴掌!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自己那没用的老公冯渊!

既然冯渊也死了,他一定也穿过来了,紫月站起身在房间里找了起来。

“冯渊!你给我出来!”

房间就这么大,床底、柜子里都找过了没有之后,正准备推门出去找,却听见外面的院落传来噪杂的人声,像是有一群人乌央乌央地往这赶。

远远地就听到有人在叫“娘子”,声音虽然陌生,但充满了焦急和担忧。

是老冯!

紫月眼睛里闪着精光!撸起了袖子。

门被吱呀一声推开,屋外的寒风涌了进来,吹的紫月直哆嗦。

为首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男子高约一米八二,国字脸,仪表堂堂。

他看到站着的紫月,先是一愣,眼底一闪而过些许震惊情绪,转瞬间又把所有小心思都藏好。

他快步走上前搂住紫月:“娘子!还好你没事!”

紫月被来人搂得紧紧的,快要喘不过气来,就见身后的一群人满脸羡慕。

“钱老爷真是重情重义,一听到娘子出事店都不看就跑过来了!”

“是啊是啊!钱老爷好不容易走出来,可不能再遭打击了。”

这时,人群中有人嚷嚷着开窗户赶紧通风,紫月才瞄到犄角旮旯里放着两盆不起眼的炭盆,炭火烧的颇旺,而门窗都是紧闭着的。

难怪刚刚自己头脑昏沉,原来是二氧化碳中毒了!

紫月回过头来,近距离的看着这个“钱老爷”,她小声质问道:“是你吗?老公?”

钱老爷皱了皱眉,神情诧异。

“娘子,你怎地说胡话了,老公是何人?”

紫月顿时明白,钱老爷应该不是老冯!

于是手扶额头四肢瘫软道:“我刚做了个梦,梦到有个叫老公的要拿锤子锤我,我怎么逃也逃不掉。”

钱老爷一听搂得更紧了:“娘子别怕,我帮你锤他!”

围观群众见紫月面色发青,七嘴八舌的关心起来:“钱夫人,头晕不晕?要不赶紧去医馆看看吧?你看钱老爷多稀罕你。”

“不用了,我没事,休息两日就好了。”

“那怎么行!”钱老爷不容分说,从兜里掏出几块碎银子给了一个大娘。

“刚刚我走得匆忙,没来得及叫郎中,麻烦您走一趟,替我请个最好的郎中过来,我不能再失去我家娘子了!”

钱老爷神色复杂的看向在一旁愣神的李正,喝问道:“婉儿,怎么回事?知不知道这是要死人的?”

婉儿?李正穿的这个丫鬟叫婉儿?名字还挺好听的嘛!

李正立刻提取了原主临死前的记忆,觉得这顿骂挨得有点冤。

古人烧炭,都有专人负责看炭盆,烧一段时间之后再端出去,并且还要开窗通风。

可是说会撤走炭盆的人是府上的李妈子啊!

“回老爷,是李妈子吩咐的奴婢过来烧炭,说夫人前几日伤风,要烧炭暖和身子,她一会就过来给端走,然后又吩咐奴婢出去买几只乳鸽来炖汤。”

“可是寒冬腊月的找了许久也没找到,一回来就看到炭盆居然还烧着,夫人也昏睡不醒, 奴婢想把夫人拖出房间,可是也晕倒了。”

李妈子?

谁人不知钱老爷府中有个能干利索的李妈子,怎地会犯这等低级错误?

人群中的李妈子听到了这段话,忙道。

“夫人今天一大早就说要喝乳鸽参汤补补气,我就吩咐婉儿跑一趟,没成想这年纪大了,后厨又忙,竟然把这事儿搞忘了!”

“等想起来的时候,夫人和婉儿都已经带晕倒了,我…我抗不动夫人,就只有赶紧找人来帮忙。”

“还好夫人无事!要是您有个三长两短,不用老爷罚,我绝对就随您而去了!”

她边说边跪下,痛哭流涕地扇自己耳光。

这李妈子身高不到一米五,又瘦又干,满脸皱纹,一脸苦相。

此刻正哭天抢地,捶胸顿足,像是死了全家一样。

“好在娘子没事,否则我定要罚你!”钱老爷铁青着脸看着她。

周围的人怕她哭晕过去,赶忙掺住她,抚背顺气。

紫月和李正对视了一眼:这一家子都不对劲!有猫腻!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诗小说 » 小说《洞房夜,老公穿成大内首席太监》紫月冯渊完整版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