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殊途陌路》小说最新章节,王二六柳阳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柳阳的父亲柳承志并没有死,只是摔断了一条腿,走路时一只脚高一只脚低的。就在柳阳母亲对儿子宣布他父亲死讯的第二年春天,他的父亲柳承志回来了。当柳承志一脚高一脚低地走在王家镇的街道上时,整个镇上的居民都轰

书评专区

殊途陌路

殊途陌路》免费阅读

柳阳的父亲柳承志并没有死,只是摔断了一条腿,走路时一只脚高一只脚低的。

就在柳阳母亲对儿子宣布他父亲死讯的第二年春天,他的父亲柳承志回来了。

当柳承志一脚高一脚低地走在王家镇的街道上时,整个镇上的居民都轰动了。好奇的人们一个个或走出门外,或从窗户探头出来。他们互相之间调笑着,嬉笑着,只要是柳承志经过的地方,便会时不时发出阵阵的笑声和嘘声。

引起他们如此浓厚兴趣和关注的并不是柳承志本人,而是他身旁边的女人――一个金发碧眼、白皮肤的外国女人!

现在这个女人正挽着柳承志的臂弯向镇上最大的一条街走来,她身形肥胖,衣着暴露,穿着高跟鞋,走在王家镇的大街上发出“哒哒哒哒”的响声,分外引人注目!

“咦!这个男人怎么那么面熟?”

“啊!他不就是柳家那个疯女人的丈夫,那个货车司机吗?”

一开始镇上的人们只是被穿着高跟鞋的外国女人所吸引,对他身边的瘸腿男人并不是特别关注,直到人群中二狗的媳妇的发出一声惊叫和议论才又让人们将注意力关注到了柳承志身上。

“还真是柳承志呢!”一个住得离柳家不远的人说!

“他怎么会和一外国女人走在一起?难道他家里的疯女人不要了?”便有人问丈夫和柳承志在同一运输公司的二狗媳妇。

“我丈夫跟我说运输公司承接了一单拉外国的货运,途中货车出事坠崖了,难道他没死还活着?”二狗媳妇看到这么多人都望向自己,等着自己解惑,显得有些得意,她接着说:“我丈夫说,运输公司的人都说那么高的山崖指定是活不成了的,尸体也没找到,没想到他还活着!咦,看他走路应该是摔断腿了,以前他不瘸的!”

柳阳的父亲柳承志和外国女人挽手走在大街上,对街两旁人们的反应置若罔闻,反倒是他身边的外国女人觉得好奇,东张西望,有时还向周围的人挥手招呼,甚至时不时还向年轻的男子抛个飞吻。这一来,镇上的人更是炸开了锅,笑声,尖叫声,咒骂声,响成一片,比过节还热闹!

柳承志和洋女人并未直接回家,而是去了镇上唯一的一家宾馆,租了最贵的一间房住了下来。

当柳承志出现在王家镇的大街时,柳阳正端坐在小板凳上看着母亲缝补衣服。他母亲手上的衣服密密麻麻都是针线眼,各色碎布片凑在一齐缝起来的就像古代僧人所穿的百衲衣。但柳阳并不在意这些,他尽情享受着与母亲平静地生活的每个时刻,因为他不知道母亲什么时候又会发疯。他觉得母亲专注的神情与发疯时傻笑的样子判若两人,他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发疯?如果能一直这样,那他该有多幸福!

“柳阳,柳阳快出来,你爸爸回来了……”

王二六急促的声音在大门外响声,他是第一个跑来将消息带给了柳阳家的人。

柳阳母亲听到叫声,手一颤,针线落到了地上,他抬起头来,问“阳儿,二六刚刚说什么?他说你爸……爸爸……”柳阳生怕她情绪激动引发疯病,连忙说:“妈,你可能听错啦!一会我再问下二六。”

说话间,王二六已一头冲了进来,他来时跑得急了,喘着粗气一时说不出话来,喘了几口气,才说:“柳阳,你爸真的回来了。”柳阳道:“我爸去年就死了,你是不是看错了。”王二六道:“绝对错不了的,镇上的人都看见了,现在镇上可热闹啦,他还带回了一个外国女人。”

柳阳母亲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你说他带了什么……什么女人?”

“就是洋女人啊!皮肤是白的,头发是金黄色的,圈成一圈一圈的就像我家的鸡窝一样。穿的衣服更拉风了,连肚脐眼都露出来,镇上的人都乐翻了。”王二六兴奋得绘声绘色地描述着。

柳阳母亲“嗯”的一声,便不再问了,她又坐回小凳子上,重新拾起针线来缝衣服,可是她手上颤抖,却将手指头扎破了。柳阳连忙拿布条替母亲包扎止血,他生怕王二六再说下去会引起母亲的疯病,向着他连使眼色,示意他别说了。

王二六兴匆匆赶来,原想约柳阳一起去看外国女人的,见此情景,才意识到自己险些闯祸了,他扫兴地离开了柳家!

柳阳母亲呆坐了片刻,忽然说道“阳儿,家里还有一只老母鸡,你把它宰杀了吧。”

“妈……”柳阳望着母亲显得有些犹豫。他知道家里就剩下这一只家禽了,养了几年,平日里日子过得再苦也舍不得杀,老母鸡是留来下蛋给母亲补身体用的。

“杀了吧,你爸回来了,总得备点好菜,咱家再也拿不别的什么了,连大米都是陈四公那赊回家的,再说鸡老了,也下不了几个蛋啦。”

柳阳平日里很少见母亲说这么多话的,虽然心里不舍,也就顺从她的话去厨房烧了一壶开水,从鸡栏将母鸡抓出来放了血。

可是等到他把一盘热气腾腾,散发着肉香的鸡肉端上桌时,他的父亲却仍未见回来。

母子二人就这样坐在家里那张已被蛀虫腐掉了一个角的残旧饭桌前默默地等候,谁也没有动筷。

到了太阳快落山了的时候,柳阳说:“妈,你先吃吧,菜都凉了。他……爸指不定会回来。”

“会回来的,我了解他。”他母亲淡淡地说。

直到太阳落了山,镇上的居民家里都拉亮了电灯,柳承志才乘着夜色一脚高一脚低地出现在了自己的家门口,那个又胖又白穿着裸露的外国女人并没有随他一起来。

大门一直开着,他径直一脚高一脚底地从黑暗中走了进来,然后从桌前的板凳上坐了下来。柳阳从昏暗的灯光里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感到既熟悉而又陌生。

“你总算回来啦?”柳阳母亲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我以为你死了。”

“嗯,我回来了。”柳承志解释着迟到的原因:“宾馆门前看热闹太多,只有到了晚上才方便过来。”

“吃饭吧。”

柳承志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鸡肉放进嘴里,嚼了几口,便又放下了筷子:“我吃过了,你们吃吧。”

柳阳母亲又对着柳阳说:“吃吧。”她知道自己如果不吃,儿子是断然不会先吃的,说完,便大口扒起饭来,柳阳见母亲先吃了,也就跟着吃起来,这时饭菜早凉了,但他已有好长时间没吃过肉了,吃起来只觉份外的香。

柳承志坐着默默地看着妻儿用餐,直到觉得他们吃得差不多了,才说道:“货运站接了外贸运输,没人愿意去,我自愿报名了,车在边境出事了,我随着货车滚下了悬涯……”

“这些我都知道了,我找过二狗媳妇,她不愿意告诉我,我便跪下来求她,她就都告诉我了,我们都以为你活不成了。”

“不!还有很多你都不知道的。”柳承志突然加大了语气:“如果没有她,没有阿塔莎,你们就再也看不到我了。你不知道当时情况有多凶险,我的腿摔断了,人也受了重伤,这个时候,如果得不到救援,我肯定是活不成了。”

“你说的那个阿塔莎,便是那个外国女人吗?”柳阳母亲问。

“你也看见她了吗?”柳承志口中问着却不等妻子回答,又点头继续道:“是的,就是她。悬崖下就是她家的牧场,便是她发现了昏迷不醒的我,将我送到了她国外的医院,差不多一个月,我才醒过来。”

柳阳母亲长吁了一口气:“谢天谢地,你总算平安无事了。”她站了起来,来到丈夫身旁,伸手轻轻搂住了丈夫肩膀。

可是柳承志却推开了她的手,肩膀从她的臂弯处挣脱滑了出来,她充满惊讶和失落地望着丈夫。

柳承志低下了头,苦笑道:“你知道的,我腿断了,这辈子也不可能再开车了,如果不开车我还能干得了什么?我连自己恐怕都养活不了。而阿塔莎家有好大的一个牧场,她丈夫前些年便去世了,她需要一个人帮她打理,我的命都是她的,她需要我,我也只有在她哪里才能有出头日。”

柳承志滔滔不绝地说着,就好像说的是别人的故事,全然没顾及妻子神情间的变化,等到他说完,柳阳母亲一张脸已变成紫酱色,她垂下了头,冷冷地问:“哪你还回来干什么?”

柳承志望向柳阳,过了半响才道:“我是回来接儿子的。”

柳阳的母亲哦的一声,低着头转过了身去,一言不发,默默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柳承志来到儿子身旁,仔细端详了他片刻,问道:“你妈发疯时又打你啦?”

柳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柳承志:“跟我去外国吧,到了国外便再也不用受苦了。”柳阳问:“妈也一起去吗?”

柳承志摇了摇头。

柳阳道:“妈不去,我也不去。”柳承志一把抓住了儿子双手,激动地说:“你知道吗?阳儿,便是你,我也是费了很大劲才说服阿塔莎同意回来接你的,你妈有疯病,她是不可能出国的。再说我和阿塔莎在俄国已有了属于我们的孩子,就更不可能接她过去了。”

柳阳抬起头来目不转睛地望着父亲,这是自他懂事以来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父亲,然而此时此刻却让他感觉到父亲是那么的遥远和陌生,便好像他头一次见到这个人一般,他摇头道:“你可以不要妻子,但我不能没有母亲。你要我跟你去外国,那我妈怎么办?她生病了谁来照顾?”

柳承志低下了头,沉默了片刻,道:“阳儿,你可想清楚了,爸这一走,可能便永远再也不会回来了。你留在这里,只会被你那有疯病的母亲所拖累,她每次发疯时会抓你打你,以后你长大了成家娶媳妇都会受她的影响。”

柳阳道:“只要能和妈生活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我只知道她不发疯的时候比任何人都疼我,爱我。就算她发疯时曾经打过我,我也不会记恨她,那是我妈!”他说着说着,泪水情不自禁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柳承志一言不发地凝视着儿子,好一会儿,他才长长叹息一声,道:“你长大了。”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涨得鼓鼓的信封来,塞在他手上,说:“这是二千块钱,原本打算留给你母亲的,现在……唉!”他摇了摇头,转过身来,一脚高一脚低地朝着大门口径直走了出去。

他这一走,便再也没有回来过。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诗小说 » 《殊途陌路》小说最新章节,王二六柳阳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