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王二六柳阳《殊途陌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在王家镇上,大凡有人的地方,没有不认识王二六的。而只要不是先天聋哑的人,便没有不曾骂过“王猴子”的。整个镇上,大凡家中有什么红白喜丧事,餐桌上都会多摆上一双碗筷,因为他们知道,只要开宴,必然会有一位不

书评专区

殊途陌路

《殊途陌路》免费阅读

在王家镇上,大凡有人的地方,没有不认识王二六的。而只要不是先天聋哑的人,便没有不曾骂过“王猴子”的。整个镇上,大凡家中有什么红白喜丧事,餐桌上都会多摆上一双碗筷,因为他们知道,只要开宴,必然会有一位不速之客不请自来,这个时候,没人愿意在这个特殊的日子为了一个绰号“王猴子”的泼皮而闹得难堪,倒不如主动地预留出一个席位,以免节外生枝!

这个绰号叫“王猴子”的人便是王二六。

王二六还在只有八岁的时候,便已是王家镇上的大街小巷令无数人头疼厌恶甚至夜不能寐的小泼皮。他的劣皮事迹数不胜数,比如镇上小学的年轻女老师晚上留校住宿,半夜醒来,却发觉身旁躺多了一个上身赤裸着的小孩子,吓得她尖叫着跌跌撞撞着连赶三、四公里路半夜跑回了家,第二天到学校一打听,这人便是隔壁班二年级在读学生王二六,那晚他到处游荡,夜了路过学校便爬窗头钻进了女教师的宿舍找床便睡。又比如镇上的一位纺织厂女工傍晚时分骑自行车赶回家,经过村庄的一座石桥,突然觉得车尾架一沉,龙头险些握不稳,回头看时,便看到全身赤裸裸的王二六不知什么时候已坐在她自行车后尾架上,这一看不打紧,吓得她连人带车撞进路旁的稻田里,当她惊魂未定从泥浆爬起身准备骂人时,王二六早已又一头扎进了桥下河水中去了。再比如镇上一户人家迎亲,当新郎踩着自行车载着后面打伞的新娘经过乡间一段泥土路时,路旁的一堆牛粪会突然被炮仗炸开,溅得新郎新娘的脸上、头上、新衣裳上都是粪便。新郎新娘那一天的狼狈不堪直到现在王家镇的人都还记忆犹新,这也成了王家镇上茶余饭后长久不衰的经典笑料!而新娘至今仍恨得咬牙切齿:“这个天杀的王猴子,我恨不得将他剁了十八块喂狗,枉成亲那天还糊里糊涂招呼了他饭菜,早知道是他干的,我就撒一把砒霜进饭里毒死他。”总之王二六小小年纪所做的坏事俯拾皆是,举不胜举。

王二六的父亲是镇上小学的民办教师,母亲则是一地地道道的农民,他们的家坐落在王家镇与小李村,镇与乡村的交界地带,房子南侧是连接王家镇与他家唯一的一条柏油路,房子西边则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农田。王二六上面原本有两个双胞胎的姐,王家在传宗接代的思想驱使下,为了应对计划生育,她母亲一狠心将这对双胞胎全都偷偷送了人,这才有了后来的王二六。

王二六的父亲在儿子出生后的第六年,为了让儿子生活得更好,嫌民办教师待遇太差,选择辞职下海,与人合伙经商,不想遭遇骗子,十几年积攒下来的一点家底被对方全都卷着跑路了,王父气得一病不起,留下了一对孤儿寡母相依为命,王母大字不识一个,对王二六溺爱有加却疏于管教,或者说面对这个顽劣得无法无天的“王猴子”她根本就管不了。

王二六的父亲咽气前的一刻,最想见的的人居然并不是他,而是那两个早年偷偷送了人的双胞胎姐姐,在王父临终前,口齿模糊不清一遍遍不停叫唤两个双胞胎女儿小名的时候,王母只能双手捧着头,绻缩在房间角落里埋头痛哭!而此时王二六正在柳家门口看着柳阳那个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的母亲取乐。

柳阳比王二六小一岁,但他遗传了父亲的强大基因,五岁时看起来比长得尖嘴猴腮,又矮又瘦已年满六岁的王二六还要高出大半个头,他父亲柳承志是一名货运司机,长年寄宿在运输公司拉着货物全国跑,一年到头在家的日子屈指可数。柳阳母亲病不发作的时候便和镇上其它的妇女一样,出门见熟人便点头打招呼,回家缝缝补补,洗衣做饭,将家里收拾得有条不紊,每当这时,便是柳阳觉得最快乐最幸福的时候!

然而一旦她发病之时,便会变得十分可怕,这时她会变得非常狂躁,双手不停地撕扯身上的衣服和头发,直到将头皮拔得血迹斑斑,衣服撕得支离破碎,一件也没剩下,然后才光着身子挑起锄头簸箕去后山黄泥坡挖土,这个时候她会又唱又笑,将挖好的泥土用簸萁装好一担担挑回家中堆在大厅里,每当这个时候,小小年纪的柳阳总是感到十分害怕,有时他会哭着抱着母亲的腿求她别往家里挑土了,但换来的往往是母亲的疯狂抓扯和殴打,他身上总是伤痕累累,体无完肤,青一块紫一块的。好几次,如果不是镇上的邻居出手夺下他疯疯颠颠的母亲手上锄头,这锄头便落在柳阳的头上了。

镇上好心的邻居可怜年纪还小的柳阳,劝他看到母亲发病时,跑到自己家里来躲,那样她就打不着你了。可是每次柳阳还是不跑,依旧免不了遭到一顿毒打。事后邻居问他为什么不跑?柳阳摇头回答:“我妈生病了,如果我一个人跑了,可就没人照顾她了”他的回答让邻居听得眼眶都湿润了,连说:“懂事的孩子,真是可怜!”

后来柳阳年纪稍大时学聪明了,她母亲再精神病发作,他虽然依旧害怕,却不去阻拦她了,等到她又唱又笑担泥累得站不起来了,他便去接过簸箕锄头将泥巴装好,一担担地挑回山脚,他年纪尚小,母亲一担挑回的泥往往要分成三四担他才挑得完,但他却咬牙坚持,每回他都将家里堆成山高的泥巴清理干净,他才肯停下来。

每当这个时候,王二六总是带着一大群比他还小的小孩子跟在柳阳身后看热闹,一边拍手,一边唱自编的顺口溜:“疯婆娘,脱光光,到处走,问她儿子羞不羞?”

他唱一句,后面的小孩便跟着他一起唱,柳阳每次都是咬着牙,仰着小脸,极力不让他们看到自己流泪,有一次,实在忍不住了,他把肩上挑的泥土往路边一搁,捏紧小小的拳头,脸带凶狠地对王二六说:“你再唱,小心我揍你!”

王二六见他发狠马上便怕了,带头和其它小孩一哄而散,可没走多远,心想不对,我比他大,他指定打不过我,于是又带头折返回来继续唱。

柳阳原本也就指望吓唬他一下,待王小六再回头时取笑他时,这回是彻底把他真正激怒了,他直接冲出去将王二六按倒在地上,坐在他身上狠狠地揍了他几拳!

王二六刚树立起来的大能压小的自信,一下子被击垮了,他好几次用力想翻起身,可柳阳两边膝头便如两根铸铁似的,压得他一动不能动,在挣脱无望后,他大声叫起来:“不好了,打人啦,快来人。”

镇上路过的居民听到叫声,望过来看了一眼,见只是两个小孩子,便不再作理会,有小孩跑着去王二六家告了状,说王二六被柳阳打了。王二六他妈正在后门地里浇粪,听到宝贝儿子被别人打了,放下粪桶,赤着带着泥巴的双脚,带着满身臭味怒气冲冲地赶了过来,这时柳阳已松开王二六正准备起身,王二六他母亲一来到不分青红皂白先自扇了柳阳两个耳光,然后一把抓住柳阳背后衣服将他提起,用力将他掷过一旁,口中发出凄凄惨惨的啼哭:“我命真苦啊,看我儿子没了父亲,便来欺负我们孤儿寡母……”

柳阳脸上被扇得火辣辣的痛,泪水在眼眶中打滚,他打赢了王二六,却完全没有战胜对手的那份兴悦,他站在一旁看王二六的母亲痛哭流涕,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王二六看到母亲来了,一下子有了底气,他指着柳阳,挑衅地道:“我妈来了,我不怕你啦,你敢不敢和我再打过?”

这时镇上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王二六母亲觉得立威的时候到了,她又去将柳阳抓了过来,把他小手扭转到他背后,向着围观的群众带着哭腔说道:“你们都来评评理,这疯女人家的小孩把我儿子打了,是不是该好好教训他一下?”

围观群众对王二六平日里的所作所为大都恨得咬牙切齿,只是见他年纪小拿他没有办法,这时见有人出头教训了他,个个暗中拍手称快,有人便说了:“小孩子打架,你大人掺和什么?”还有人说:“你家王猴子是什么货色,你做妈的又不是不清楚,他不去欺负别人都算好了,别人又怎么欺负得了他?”

王二六他妈见没人帮她,反而一个个责怪她母子,不由得气急败坏,冷笑道:“你们看我孩子他爹没了,都来欺负我孤儿寡母是吗?我可不是好欺负的。”掉头对王二六道:“我抓住他了,刚才是怎么打你的,你便怎么打还他”

王二六仗着有母亲壮胆,走上前来,洋洋得意说:“你刚才打了我五拳,我要打还你七拳,你怕不怕?”捏起小拳头在柳阳眼前晃了晃,柳阳目中含着泪,脸上却毫无惧色,说:“就算你打我十拳,我也不怕你!”

王二六拳头晃了几下,却始终不敢打过去,他说:“我知道你怕的,你打不过我,你输了!”又望向围观的群众说:“他不敢让我打,我赢啦!”然后在众人的一片嘘声和嬉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诗小说 » 王二六柳阳《殊途陌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