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继承一口幽灵井:成了异界话事人最新章节,高飞小说免费阅读

你总以为,目光所及,就是全世界。却不知道,在你看不到的地方,还有另一个隐藏的世界,那里的世间百态或许更为真实。 ——高飞龙岩市城郊有座山,山脚下有一片柿林,柿林里有两间破屋。破屋泥胎的墙与顶,进出只中

书评专区

继承一口幽灵井:成了异界话事人

继承一口幽灵井:成了异界话事人》免费阅读

你总以为,目光所及,就是全世界。却不知道,在你看不到的地方,还有另一个隐藏的世界,那里的世间百态或许更为真实。 ——高飞

龙岩市城郊有座山,山脚下有一片柿林,柿林里有两间破屋。

破屋泥胎的墙与顶,进出只中间一个木门,还锈烂了一半。

高飞往屋里走,发现黑黢黢的屋子里到处结着蛛网,鼻冲一股腐朽气,显见的荒废多年了。

今天他与伯父一家分了家,而这片野柿林及小破屋是他分得的唯一产业。

高飞今年十七,生下来就没娘,爹在七岁时也死了,之后他跟着伯父一家生活。

他爹是个船员,常年漂在海上,据说他娘跟他爹是露水姻缘,不同的是,两人的激情发生在某热带小国的一个花船上,而那个热带小国不允许堕胎。

这让他明白,他从存在之初,就是多余的。

一个不想要却不能不要的存在。

一个从来没娘,很快又没爹的孩子,可想而知一路生活的境遇。

破屋没窗也没通电,所以太阳落山,屋里立刻就昏暗了。

靠墙有张木床,落满了灰,高飞把行李扔上面。

趁着外面还有点天光,他拔了一些野苇子扎了一把苕帚,把破屋粗略的打扫了一遍。

门后堆了一堆破烂,高飞拉出来一看,竟是一个水井的轱辘架,这令他心神一振。

刚才巡视野柿林时,他发现后院有口井,正愁没办法取水,这倒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这井青石砌就,看着也有些年头了,因在山脚背阴处,青石的四壁生满了青苔。

高飞就着昏暗的天光探头往下看,幽深的水井里有水光潋滟。

高飞把轱辘架固定好,又去屋角拉出一团麻绳及配套的水桶,很快汲了一桶水上来。

水很浑浊,喝是不能够,高飞闻闻,也没什么异味。左右整片林子就他一人,他本也不是个讲究的,正是仲夏时节,暑热难耐,高飞又刚干过活,一身的汗渍,洗个井水澡会好受很多。

高飞站在井沿边三下五除二把自己扒个精光。

刚褪下小内,突然一阵风过,似一个轻柔的女声拂在他的耳廓上,高飞打了个冷战。

呸!

色坯!

娇斥声转瞬即逝。

高飞摇摇头,觉得自己太累了,才会出现幻听。

他四周看了看,暮色四合,落日的余晖已经消逝在天际,林子里怪木嶙峋,黑影幢幢,的确有些瘆人,还是赶紧洗洗回屋。

几桶水当头浇下,暑气顿消,高飞又摇了一桶水上来,准备澄上一晚,沉淀杂质,明早好做饮用水。

刚把木桶安置好,耳边又有个清晰的女声传来:

好个登徒子,污人眼目!

这一次高飞听个分明,他衣服都来不及穿,光着屁股就往破屋跑。

掩好门,蹦上床,蒙上被子,闭上眼。一系列操作一气呵成。

这厢高飞刚刷完隐藏自己的任务,只听啪的一声,破屋的门无风自开。

黑暗中有一股湿热腥臭的气息慢慢靠近,很快盘旋在他的头顶,久久不去。

高飞想起一些流传至广的神鬼故事。

越想越怕。

越怕越想。

他竭力的把自己缩成一团。

这是女鬼索魂?

高飞的心都要从腔子里蹦出来了。

突然头顶传来一阵欢快的狗叫声。

高飞一愣,瞬间回魂。

他偷偷掀开被子一角,黑暗里有一个巨大的狗的剪影窝在他的床边。

“大黄?”

大狗汪汪应和两声。

奶奶的,虚惊一场!

高飞坐起来,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一条大黄狗窜跳上床,扑进高飞怀里。

高飞紧紧搂着它,十分亲昵,“大黄,你怎么来了?瘸子叔呢?”

李瘸子是高志国的老邻居,高志国是高飞的伯父。他原本是个电工,后来有一次从电线杆上摔下来,双腿落下了残疾,靠国家低保及四处捡破烂为生。

而大黄是高飞在山里捡到的,大伯娘不让他养,他就抱去给了李瘸子,李瘸子不拒绝,高飞就把大黄养在了李瘸子处。

“正好你来了,不然我还真有点怕!我觉得那口井有点儿邪门,我刚才在那洗澡,似乎听到一个女的在我耳边骂我。”高飞凑到大黄耳边,喃喃自语。

第二日。

高飞睡到日上三竿,睁开眼又想到昨日井边蹊跷,他少年心性,对什么都充满好奇,如今阳光大盛,还有大黄护驾,他决定再去一探。

盛夏的早上十点太阳很大,所幸古井在山壁的阴影里,倒是不受干扰。

高飞先绕着井沿走一圈,又扒着井沿往下看。

他突然就愣住了。

真他妈见鬼。

他抬起头擦擦眼再看。

他看到了什么?

井干了!

明明昨晚他还在这口井旁边汲水洗了澡!

一晚而已,水井成了旱井!

难道水井里就那么几桶水的存量?

不可能的!

昨天汲水的场景历历在目,水井里蓄水量十分丰沛,不然他不会轻而易举的打水上来。

或者,大伯娘不想他好过,连夜把水抽走了?

可是野柿林里不通电,接水泵都是问题的,更别说他还睡在不远处四处漏风的老屋里,抽水定然有声响,他可不是聋的。

抬头望天,盛夏正午的艳阳似个燃烧的火球,正源源不绝的散发着热量。

被太阳烤干的?

高飞看看始终处在山壁阴影中的水井,这也烤不着呀!

这也太荒诞了。

或者这是个梦?他现在在梦里?

高飞扒着井沿陷入沉思。

大黄对着高飞挤挤挨挨,明显想参与进来,高飞苦思不解,次次挥退大黄的骚扰。

难道是超自然力?

这个想法窜出来,高飞后脊背一凉。

他又想到了昨晚的那个女音。

青石井口生有滑腻的青苔,就在这时,黄狗一个抬蹄,下腹部在青苔上一腻,他的整个狗身腾空而起。

高飞想要伸手阻止,却只来得及抓到一缕狗毛,大黄哀叫一声,高飞眼睁睁的看着它掉下去。

几乎在大黄掉井的瞬间,从井底弥散出一股白雾,白雾翻腾而上,很快溢出井口。

出现如此异象,把高飞吓得连连后退。

“大黄,大黄!”他边退边喊,“大黄你应一声……”

大黄狗却再无声响。

那白雾似有生命,飘散至井沿两尺多高,就停止了弥散。

这是井底的瘴气?大黄是中了瘴毒,才发不出声音?

有此推论,高飞更不敢贸然下去施救。

他脱了上衣,随手在地上捡根木棍,把衣服缠在上面,挥动木棍,妄想打散氤氲在井口的白雾。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古井沉寂,白雾飘飖,高飞越是挥舞木棍,那白雾越是变化聚合。

它似乎有生命,翻涌聚散,没有休止,始终在井口上下活动。

高飞越来越没有信心,他得双腿像踩着棉花一样酸软,又像灌了铅的沉重。

这里有个人。

有个人在看着他,逗弄他,戏耍他,“它”在跟自己玩游戏,高飞有强烈的直觉。

“你是谁?”他颤抖着声音问。

白雾由淡转浓,弥散的速度更快。

它在无声的向井沿边故作镇定的少年挑衅。

“不管你是谁,我没害你,大黄更没害过你!”他咕咚吞下一口口水,嗫嚅道,“你行行好,放过我们!”

话刚说完,他噗咚跪下,砰砰磕头。

“你若不喜我住这里,我即刻就走,以后再不来打扰,你开开恩,放了大黄吧!”

慌不择言的高飞却没看到,在他跪下磕头的瞬间,那白雾似乎受到了某种惊吓,它极速的下坠,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

它似乎在惧怕高飞的这个行为。

高飞却恍然未觉,在他结结实实的磕了几个头后,打水的轱辘架突然剧烈转动起来,系着绳索的木桶猛的掉进井里,随着轱辘的转动,长长的绳索不住的下滑,好像没有尽头。

高飞看呆了。

他想跑,腿却软的站不起来,只能用双手勉强支撑着地面,半匍伏着后退。

就在他退了大概两三米后,吱嘎一声,绳索放到了尽头,就在同时他猛地站起,像个机器人一样,机械且快速的走到古井边,双手攀上轱辘架全力摇动起来。

木桶很快被他摇上来,冲鼻一股干燥的土腥气。

大黄从桶里窜出来,高飞被它扑倒在地,想喊发不出声音,想哭没有眼泪。

他能搂着大黄小幅度的瑟瑟发抖。

撞鬼了!

真的撞鬼了!

他无声的呐喊。

刚才摇动轱辘把大黄提上来的并不是他,只是他的身体。

有个无形的生物借用了他的身体,他清楚的感知到这一点。

但是他反抗不了。

他就是一具供那无形生物穿脱的躯壳而已。

大黄充满活力,对着高飞一阵乱舔。

被腥臭热哄哄的舌头一激,高飞终于恢复一点体力,他再不迟疑,抱起大黄就跑,边喊边跑:“我走,这就走,我们再不来打扰你休息了。”

他连滚带爬的跑过老屋。

跑出柿林。

跑向更远方的公路。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诗小说 » 继承一口幽灵井:成了异界话事人最新章节,高飞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