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云瑶记》苏云清柳君慕小说免费阅读

苏云清来到那柄名叫饮露的古剑旁,但见其剑身古朴,剑光流泻,千万年的岁月消磨竟未能让它的凛冽之色有半分衰减。不知道当年这柄饮露古剑的主人也就是那位女前辈是何等的英姿。而修为如他们六位这般高绝的修士,又是

书评专区

云瑶记

云瑶记》免费阅读

苏云清来到那柄名叫饮露的古剑旁,但见其剑身古朴,剑光流泻,千万年的岁月消磨竟未能让它的凛冽之色有半分衰减。

不知道当年这柄饮露古剑的主人也就是那位女前辈是何等的英姿。而修为如他们六位这般高绝的修士,又是因何殒身?苏云清想象不到谁人拥有这份力量,能够同时击杀六位神道三境修士。

苏云清神色肃然,正身站在那柄古剑之前,似乎在犹豫要不要拿起来看看,直觉告诉他,这柄剑的经历一定很精彩。

最终,好奇心终究是战胜了其他疑虑,他伸出手握住了饮露的剑柄,轻轻向上一提,饮露那隐藏的土里的半截剑身终于得以重见天日。

这柄古剑也终于在万年之后再一次被人握在手中。

从始至终,饮露古剑都没有半分的抵触,甚至于在苏云清拿起它时,都没有散发出一丝凶戾之气。就仿佛,苏云清本来就是它的主人一样。

但显然苏云清并不是它的主人,而且还是一个修为低微的水云宗外堂弟子。

苏云清将古剑横在胸前,双指抚过剑身,悄然闭眼,收形敛气,好像陷入了某种神秘状态。

那是一种半睡半醒的状态,苏云清的眼睛虽然闭着,但是并未真正的睡着,脸上的表情还不断的在变化,就如同是进入了梦境一般。

不过一盏茶的工夫,苏云清额头上就开始出汗,脸色也显得有些惊慌,但他仍然处于那种神游天外的状态中未清醒过来。

一刻后,苏云清浑身衣衫已完全湿透,此刻他的表情已由惊慌变成了深深的恐惧,亦或是极度的不安,那只握着饮露剑柄的手更是越攥越紧,手臂上也是青筋高鼓。

猛然间,苏云清睁开双眼,大口喘息,神色依旧是惊魂未定,仿佛刚才那约莫一刻的时间里,他经历了一段可怕的死亡旅程。

待心中稍微平静下来后,苏云清这才长长呼出一口气,重新将那柄饮露插回原处。

他望着那柄静立于身前的古剑,眼中骇然之色久久徘徊不去。

足足用了一刻钟,他才彻底平复心中的惊涛骇浪,此刻再看那饮露古剑的眼神,已经由原先的严肃变成敬畏。

之后,他走出一段距离,在剑冢内选了相对平坦的一个地方坐下,开始静心修行起来。

但是苏云清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就在他刚进入修行状态的时候,刚才被他拿在手里那柄饮露古剑的剑身竟然开始微微颤动起来,而且还伴随着“嗡嗡”的剑鸣之声。那种节奏,听起来十分欢快,很像一个刚吃了一口蜜糖,然后兴奋得难以自制的孩子一般。

只不过这还没结束,接下来的一幕更让人咋舌,因为不止那柄饮露,插在另外三个山头的残刃、鬼牙以及皓月三柄古剑,居然也和饮露一样发出同一种声音。

四柄古剑仿佛沉睡了万年后,再次被唤醒。然后,它们就立刻以高姿态向剑冢数万柄法剑宣告自己的回归。

于是,那数万柄法剑纷纷开始回应,所以在四柄古剑之后,短短片刻时间里,剑冢内几乎所有的法剑同时共鸣起来,整个剑冢,一时间万剑齐鸣。那声音铺天盖地,一浪高过一浪,就好像在举行一次规模盛大的集会一样。

苏云清被这个巨大的动静惊醒,发现自己在剑冢搞出了这么大动静,一时慌了神。这要是传到元和宗主与两位长老耳朵里,估计最轻的惩罚都会被逐出宗门。

想到这里,苏云清心里一时满脸焦急,如同一只热锅上的蚂蚁,手足无措,六神无主。最后无奈之下只得选择拔腿开溜,慌慌忙忙跑出剑冢。

他打定主意,反正没人看到,宗门要是追问起来自己就一个劲儿摇头,来他个一问三不知,死不认账,反正成宝是铁定不会出卖自己的。

“咦?云清今天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刘成宝发现苏云清这次才进入剑冢不到一个时辰就跑了出来,这可是破天荒头一次的事情。而且看他满头大汗、慌里慌张的的样子,肯定是刚才受到了不少的惊吓。

他也终于知道剑冢的可怕了吗?

苏云清原本心中还惴惴不安,七上八下,可听到刘成宝的话以及他的反应,显然说明他对刚才剑冢内的动静一无所知,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成宝,你刚才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刘成宝满脸狐疑摇摇头。

苏云清顿时心中大定,看样子剑冢内的一切外界根本感觉不到,刚才可真给他吓得不轻。

刘成宝拍了苏云清一把。

“你怎么回事,干吗神神叨叨的?”

“没事没事。”

苏云清不敢把刚才的事情说给成宝听,倒不是怕他无法替自己保守秘密,而是以他的性子,多半以为自己出了幻觉,还会笑话自己一番才会罢休。

刘成宝这会儿又提醒道:

“明天云照峰曾长老会带一批新晋弟子过来取法剑,咱们这个时候可不能掉链子。”

苏云清诧异不已。

“明天?”

能来藏剑峰取剑,说明这批弟子的修为已是开脉圆满。水云宗修行的功法为五元纳气诀,此功法共分为十二层,每一层对应修士的一个境界。比如开脉境修士就只能运行五元纳气诀第一层功法,聚气境修士则可以运行第二层功法,往后以此类推。

而修士开脉圆满后,便可聚气修行剑诀,这也就是为何水云宗弟子只有开脉圆满后才能进入剑冢选取法剑的原因。

只有到聚气境修习了剑诀,并通过法剑施展出来达到自保或伤敌的效果,才算得上一个真正的修士。

所以相应的,水云宗修行的云流剑诀也分为十二式,每一式也与相应的功法对应,威力层层递增。尤其是第十式之后,云流剑诀的威力足可开山断河,只不过要想施展那几式剑诀,也得境界够高,否则剑式刚起手,气脉便不堪重负瞬间被抽得干干净净,一旦气脉及气府受损,对于修士的伤害,那几乎是毁灭性且无法逆转的。

“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有人能从剑冢带走一柄古剑?”

刘成宝在一旁自言自语道。

苏云清也附和说道:

“修士在选择法剑的时候,法剑也在选择修士,若能得古剑认可自然是好事,只是太难,而且这种事情也强求不来。”

在水云宗,若能够从剑冢带走一柄古剑,那说明这位弟子的剑道天资定然不差,所以剑冢剩下的四柄古剑,几乎成了所有水云宗弟子共同的目标。

“云清,你好像对那几柄古剑不大感兴趣?”

刘成宝下意识问道。他知道凡水云宗弟子在谈到那几柄古剑的时候,大都眼神熠熠,心生向往,毕竟眼睛里的感情是无论如何都藏不住的。

但这种情况在苏云清这里却是个例外,每次苏云清谈起几柄古剑,那神情和眼神压根就没什么变化,仿佛在他眼中,那几柄古剑和其他法剑一样,不值得大惊小怪。

刘成宝知道苏云清并不是因为觉得自己得不到那几柄古剑而觉得释然,而是真正的就好像从未有想过将古剑据为己有。显然,只有对古剑无所求才能做到他这般的淡定。

苏云清笑了笑,回道:

“也不是兴趣不大,只是我觉得那几柄古剑好像都不大适合我。”

刘成宝一脸的遗憾之色。

“啊?不会吧?我看你平时在剑冢里就像跟回家似的,以为你拿到一柄古剑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至少也不是完全没可能的。”

若得不到古剑认可,根本不可能勉强用来当做傍身法剑,对于那几柄古剑来说,得不到认可几乎就代表着剑道不同。太勉强不但得不到好处,反而会有诸多副作用,更何况得不到古剑认可,在剑冢里连靠近它都做不到。

只是刘成宝忽视了苏云清话里一个很重要的信息。

它们不适合我。

第二天一早,云照峰峰主曾修长老带着十多名弟子上了藏剑峰。

“弟子见过曾长老!”

苏云清与刘成宝一早就在剑冢入口处等待,等到曾修一行人靠近后,便相继行礼。

曾修是内堂四大峰峰主之一,其实除去藏剑峰之外,也就是三峰。

与掌门元和的温和性子不一样,曾修长老的表情似乎永远都只有一个。哪怕是面对元和宗主时,他也几乎不会笑,除了会在千娇峰峰主叶秋这个师妹面前,偶尔生硬的扯着嘴皮笑一下,其余时候给人的感觉都是黑着脸。

对于两位外堂弟子的问候,他只是略微点了点头,随后便转身对一众弟子叮嘱道:

“一会儿我会将剑冢的剑意压制三个时辰,这期间你们务必抓紧时间找到一柄与自身契合的法剑,另外若没有绝对把握,别去靠近那四柄古剑。”

他身后的一行水云宗弟子,年龄和苏云清刘成宝两人差不多大小,见曾修语气粗犷,嗓门儿又极大,都纷纷吓得不敢应声,一个个只知道点头。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诗小说 » 《云瑶记》苏云清柳君慕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