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上官望舒周承彦,嫡女又美又飒,美人王爷赖上我小说免费阅读

心儿服侍着程望舒喝了碗清粥,哦不,以后是上官望舒了。这具身体昏迷了三日,这三日里只灌了些水,醒来时早已饥肠辘辘,现下清粥入肚,感觉整个人都舒服起来,虚弱感也下去了些。真是造孽,堂堂的丞相府,钟鸣鼎食之

书评专区

嫡女又美又飒,美人王爷赖上我

嫡女又美又飒,美人王爷赖上我》免费阅读

心儿服侍着程望舒喝了碗清粥,哦不,以后是上官望舒了。

这具身体昏迷了三日,这三日里只灌了些水,醒来时早已饥肠辘辘,现下清粥入肚,感觉整个人都舒服起来,虚弱感也下去了些。

真是造孽,堂堂的丞相府,钟鸣鼎食之家,居然还虐待一个小女子,本该尊贵的嫡小姐,养得面黄肌瘦、瘦骨嶙峋的。

她得自己想办法了,十五岁的身子,跟十二、三岁差不多,不趁最后机会窜一把,以后就是个又矮又平的“小”女子了。

“心儿,那倒霉小姐死透了没?差不多就报给管家拉出去埋了吧!

呛水窒息了这么长时间是救不活的,你何必如此死心眼,还不如多花些心思,给自己找个好出路呢!”

一个尖细的女声从院子里传进房间。

“就是就是,真是倒霉,分到这么个破地方来当差,还嫡小姐呢!

跟二小姐比差远了,还不如我们这些当奴婢的体面呢!

要是我啊!就自己了结了自己,省得丢人现眼,还害别人也跟着倒霉。

我说心儿啊!你的月例银子还是不要倒贴那倒霉鬼了,还不如给我们呢!

我们找着了好出路,还可以顺便带上你。”

另一个粗哑的女声也传了进来。

听这俩声音,是分配到这个小院子里负责洒扫浆洗的婢女,一个叫桃儿,一个叫叶儿。

只是因着上官望舒不得宠,两人老实了一段时间就开始作妖,整日的偷奸耍滑,一直想着法子去寻更有前途的去处。

后来,干脆甩手不干活了,所有的事儿都推给刘嬷嬷和心儿。

刘嬷嬷看不得这两个跋扈的狗奴才蹬鼻子上脸,一对二扯着她们的头发教训了她们一顿,她们才在刘嬷嬷面前稍微收敛些。

只是刘嬷嬷一旦不在,心儿就被欺负得死死的。

上官望舒也没少受这两个恶奴的嘲讽奚落,只是原主因着受了多年的欺凌,加上毁容的自卑,养成了懦弱胆怯的性格。

默默地忍下所有苦楚,只盼着及笄后嫁出去,能脱离这个苦海,也能借助皇子府的势力,帮她求得名医,医治脸上的顽疾。

她们这是知晓刘嬷嬷出府为上官望舒求药未归,又过来作威作福,想勒索心儿的月例银子。

又忌讳着上官望舒死在屋内,不敢进去,只得在院子里嚷嚷,想引心儿出去。

此上官望舒非彼上官望舒,她自是不会容忍这些恶奴欺到她头上。

吩咐心儿将那俩货喊进来,就当锻炼下身体了。

心儿担忧,忙劝道:“小姐,刘嬷嬷不在,奴婢打不过她们。

您别生气,那等欺软怕硬的恶奴,迟早会有报应的。

要不奴婢找看门的小石子买些老鼠?

晚上反锁了她们在房内,丢些老鼠进去吓死她们,就当是给小姐出气。”

上官望舒忍俊不禁,这小哭包居然这么有主意?

那她们以前不该被欺凌得那么惨啊!

忍不住逗她:“这么好的主意,以前怎么不提呢!受了她们多少的冤枉气啊!”

心儿不忿,回道:“奴婢提过啊!是您说忍忍就过去了,免得生出更大的事端。而且,您说怕老鼠。”

上官望舒细想了下,好像是有过那么一回,也活该原主受欺负,连反击欺凌到头上的恶奴都不敢。

当下马上跟心儿道歉:“是小姐不对,小姐以前太怕事了,也连带着让你和刘嬷嬷跟着受苦。

你放心,以后不会了,小姐想通了,谁敢欺我们,就百倍千倍还回去,再也不当胆小鬼了。”

心儿既激动又兴奋,她的小姐好像变得勇敢了,眼看着泪水又要出来了,上官望舒马上头大。

别啊!这水做的女子哭起来真是没完没了的。

啪啪啪……门口传来了剧烈的拍门声,吓得心儿的眼泪都憋了回去。

原来是外面的俩人没听到心儿的回应,不耐烦起来,再不赶紧的,刘嬷嬷回来就麻烦了,这钱就不好拿到手了。

上官望舒鼓励道:“没事,去开门放她们进来,本小姐有法子治她们,不会让你受伤的。”

心儿担心道:“奴婢是怕她们伤了小姐,她们越发的无法无天了。”

“没事,去开门吧!等会让你开开眼界,给她们点颜色瞧瞧。”

心儿突地开了门,那俩恶奴不防门突然打开,用力拍门的力气过大,差点站不稳,摔进屋子里。

心儿恶狠狠道:“小姐让你们进来,哼……”

俩人正要发作心儿,听到这话皆是一惊,倒霉小姐没死?

朝屋内一看,果然,人还好端端地坐在床上,冷冷地看着她们。

她们觉着好像有哪里不一样,是了,眼神不一样。

以前的小姐可不敢用这种冷漠的眼神看她们,被奚落得狠了,也是委屈无助的可怜样。

怕是刘嬷嬷不在,在虚张声势吓唬她们呢!

想到这,俩人也不怕了,大摇大摆地进了房门,走到上官望舒面前。

她们倒是想看看,叫了她们进来又能如何。

看面相就知道,这俩人皆是尖酸刻薄、欺软怕硬的小人,真是亏得那赵氏肯废心思,连给她院里配的下人,都是“精挑细选”的,生怕太老实了欺凌不到她头上。

上官望舒也不屑于跟她们说话,只站起来,似慢实快地往她们身上点了一下,那俩人却突然不受控制地摔倒在地上,半边身子都是又麻又软的,根本使不上力气。

这是什么妖法?

尖细声儿的桃儿怒骂道:“你对我们做了什么?你还想害人性命不成?

看不出来,一个柔柔弱弱的倒霉蛋还有这个本事,赶紧放了我们,我们现在可是二小姐的人,你动了我们,二小姐不会放过你的。”

还真是蠢,性命捏在人家手里,还敢这么嚣张的,真是不多见。

叶儿倒是识相多了,试着挣扎了几次都站不起来,忙开始求饶:“小姐,奴婢错了,奴婢再也不敢欺负小姐了,您大人有大量,饶了奴婢吧!奴婢以后只听小姐的,小姐饶命,小姐饶命……”

这轻轻一点,人就麻软无力,小姐以前可没那么厉害,莫不是中邪了吧!只有邪术,才会这般厉害。

上官望舒不理她们,看向一旁目瞪口呆的心儿,让心儿上前掌嘴,既然嘴贱,就好好治治这个臭毛病。

心儿的眼里都是小红心,兴冲冲地应了就要上手。

上官望舒忙制止她,提醒她用鞋底,省得抽多了巴掌手疼。

心儿也不深思小姐用了什么法子让她们失去行动能力,有机会报仇就行,脱了自己的鞋子就啪啪地往她们脸上抽。

那呼痛声、求饶声、怒骂声太聒噪了,上官望舒又顺手点了她们的哑穴,终于可以清静地看心儿抽人了。

那啪啪啪地抽打声,甚是有节奏感。

待心儿抽累了,那俩恶奴的脸也肿成了馒头。

上官望舒解了她们的禁制,冷冷地对她们说:“本小姐再不受宠,照样是这府里的嫡长小姐。

你们再有脸面,照样是卖身进府的奴仆,哪来的脸高高在上?

今日不过是小惩大戒,若再认不清自己的位置,下次就不一定还留得下性命了。”

俩人早已吓惨,只是跪在地上拼命求饶,待上官望舒让她们滚,就连滚带爬地逃走了。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诗小说 » 上官望舒周承彦,嫡女又美又飒,美人王爷赖上我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