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李秋实《莫名的记忆碎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李秋实呆呆的坐在地板上,车间里,机器的轰鸣声让他昏昏沉沉,四十多度的高温早已把他的衣服湿了一遍又一遍。虽然已是金秋十月,但棉纺厂细纱车间里的温度,仿佛和季节脱钩,哪怕外面已经要穿上外套,里面仍如酷暑。

书评专区

欧伦橘:总的来说,除了第一个女人看着有点糙心,目前看来还是不错的,希望能继续这样勇猛下去,往前!千万别往后!

莫名的记忆碎片

莫名的记忆碎片》免费阅读

李秋实呆呆的坐在地板上,车间里,机器的轰鸣声让他昏昏沉沉,四十多度的高温早已把他的衣服湿了一遍又一遍。

虽然已是金秋十月,但棉纺厂细纱车间里的温度,仿佛和季节脱钩,哪怕外面已经要穿上外套,里面仍如酷暑。

细绒绒的棉花毛毛在空中飞舞,所以口罩必不可少,也让人更感到闷热。挡车女工在来回穿梭,但显然,那脚步已经相当疲乏。不知道是机器问题还是棉花质量问题,或许是空气的湿度吧,这些天,纱头特别易断,可怜的挡车工,有时连擦汗的时间都没有,偶尔用衣袖抹一下,那落在衣服,头发上的细棉花便和衣袖上的细棉花卷在帽子边沿。

看到女工这么辛苦,李秋实觉得自己这个搬运工也没那么难受了,至少,自己还可以偶尔坐一下,虽然,搬纱时确实很累。

谁叫自己运气不好,去年高考前一场大病,把人都烧糊涂了,连高考都没能参加。要不,凭自己的成绩,现在应该在某所大学,享受青春的灿烂吧。

这场高烧,让李秋实变得神经兮兮的,总有一些从没做过的事,让他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譬如他从没接触过吉他,但拿起同学的吉他,他一下子就能弹起歌来。

全靠其他没什么不正常的,能吃能睡能干活,所以,棉纺厂招工,他就报名了。

凭他的文化水平,或许作文可能不受领导待见,但总分肯定在报名的近千人中,名列前十。

这事在后来,也得到他的伯伯,棉纺厂厂长的确认,但他就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就被分到细纱车间当搬运工呢?

进厂前,伯伯也问过他,进棉纺厂很苦很累的,你怕不怕?他当时肯定回答说不怕的,但不怕并不表示他希望吃苦受累啊!

他有个远房的堂哥李新军就分在了电工班,每当看到堂哥斜挎电工皮带,一摇一摆的在车间游荡时,心里是多么羡慕。

堂哥李新军家是城镇户口,他大哥还是百货公司的经理,和伯伯的儿子关系很好′,经常在一起喝酒,所以,分配电工也很正常,电工班哪个不是没有关系的。

自己父亲前年就高血压中风,虽然还能拄着拐杖慢走,但肯定不能做重活了。想到自己来上班时,父亲拄着拐杖,笑着向自己告别时,李秋实发现父亲是流着泪带着笑的。也许,父亲也知道上班的艰苦吧。

看下电子手表,凌晨三点了,李秋实站起身,看看要不要搬纱,忽然,班长罗春英跑来:“李秋实,快来,肖爱华晕倒了!”

李秋实赶紧跟着罗春英跑过去,一边问道:“肖爱华怎么晕倒了?”

“喊你来你就来,那么多话!”

李秋实知道,但凡在厂里面有点关系的,都不会过来当搬运工的,所以,搬运工就是受欺负的对象。

“快背她到车间门口去吹下风!”

罗春英又叹气道:“这个鬼车间,怎么这么热。”

说实在的,李秋实长这么大还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女人,肖爱华他知道,长的很甜美,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皮肤很白嫩,而且很软。

对,很软,软软的身体趴在李秋实的背上,因为怕滑下去,所以李秋实尽量躬着身子,手也用力的抓紧肖爱华的大腿,肖爱华穿的是T恤配中裤,外面系一件工作围裙,因为汗多,那种沾沾滑滑的感觉特别明显。口罩已经解开,下巴靠在李秋实的肩膀上,伴着热汗,一种他从没闻过的香味传入鼻孔,这可能就是女人味吧,闻着这特殊的气味,感受背部的柔软,李秋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一刻,他觉得这个夜班太值了。

可惜,细纱到前纺并不远,过了前纺就能看到车间门口了,特别是现在在罗春英的催促下正急急忙忙的走。

凌晨这个时候厂医早走了,但罗春英比较有经验,把肖爱华放平在门口的长椅子上,然后,也不管李秋实在身后,隔着衣服,在背后解开了肖爱华的胸衣扣子,帮她用湿毛巾擦干了汗,又是掐人中,又是用风油精擦太阳穴,果然,肖爱华一下子就清醒过来。

叫保安倒点温热的糖开水,扶着肖爱华的头,慢慢的喂一点,又拍了拍背心,想不到平时凶巴巴的罗班长照顾起人来是那样温柔。

见肖爱华没事了,怕罗春英无端骂人,李秋实扯了扯沾在背上的工作服,恋恋不舍的走回了细纱车间。

虽然,上班前吃了二两米粉,但那点米粉对于身高一米七五的李秋实来讲,早就不知消化到哪个角落里了。

上了厕所,就着外面的水笼头,灌了一肚子的自来水,感觉内心没有那么火热了,但却感到更饿了。

每个月的工资只有四十九元五,吃一餐饭要四两米加四毛钱,一个月从家里拿米的话也只能勉强够生活费,但想吃饱有点难。李秋实试过一次打了八两米,但还是不很饱,哎,饿着饿着就习惯了,七点半下班,还有四个小时。等下吃早点时,一定要加根油条。

肖爱华休息了一个小时就回来了,不知道是高温热晕的还是低血糖晕倒的,反正喝了一杯糖开水就没事了。也许,还没完全恢复,但也只能继续上班了。

肖爱华看到李秋实时,轻轻的点了下头。在车间里面一般的说话声音是听不清的,除非挨着很近或者大声喊叫,所以,肖爱华能点下头李秋实就很满意了。

下班后,李秋实吃了三两米粉,而且连汤都喝了,虽然,泡了一根油条后,也没剩多少汤。

肚子已经饱了,但嘴巴还想吃。走到洗澡房,冲了个澡,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

李秋实住在一楼,一楼有一半房间住一些双职工家属,一半是男职工宿舍,二楼也是一样,三四五楼是女职工宿舍。平时,李秋实倒在床上就能睡着,但今天却怎么也睡不了。

他想到了父亲流泪的笑脸,也想到肖爱华柔软的身体和迷人的味道,只有长叹一声。

“咳咳”,同宿舍的陈宝贵习惯性的干咳。陈宝贵上中班,所以躺在床上看小说。

陈宝贵黑瘦黑瘦,眼睛特别大,但总喜欢干咳。

李秋实转过身子,问陈宝贵:“宝贵,还有书没有,拿本来给我看下。”

“我也就一本,厂图书馆有蛮多书,你办个借书证就可以了,借书不要钱的。”

李秋实其实也知道图书馆的,只是图书馆的管理员是个女的,他总觉得不好意思,但今天真的精神很好,还是去看看吧!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诗小说 » 李秋实《莫名的记忆碎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