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胖陈的桃子《魔尊夫妇:宠妻为三界神尊》羿以南宫衡小说免费阅读

“牧哥哥,你不是说阿姐被外公藏起来了吗?”三人刚到密室,以南就忍不住抓着萧牧的袖口带着哭腔发问!萧牧没有说话,只是轻抚她的秀发,默认了御鸟王说的话。以南终于哭了出来,她多希望萧牧能告诉她,阿姐一切都好

书评专区

魔尊夫妇:宠妻为三界神尊

魔尊夫妇:宠妻为三界神尊》免费阅读

“牧哥哥,你不是说阿姐被外公藏起来了吗?”三人刚到密室,以南就忍不住抓着萧牧的袖口带着哭腔发问!

萧牧没有说话,只是轻抚她的秀发,默认了御鸟王说的话。

以南终于哭了出来,她多希望萧牧能告诉她,阿姐一切都好,那个老怪物说的不是真的。

可是,萧牧却什么也没说。

以南明白了一切,原来那天自己晕倒之后,阿姐就被酸与鸟捉走了,她和父尊、阿娘明天都会成为凤后的祭品。

以南终于支撑不住,趴在密室中央的圆桌上痛哭起来。

“以南妹妹,你要坚强一点。”萧牧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声安慰。

“好了,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宫衡本来打算安慰以南,却被萧牧抢了先,只得换个方式:“羿以南,事已至此,哭有什么用!”

“是啊,哭能有什么用!”以南猛得抬起头,双手胡乱擦拭脸上的泪,用倔强的口气说:“明天就是祭血大会,我跟死凤凰拼了,就是死,我们一家人也要死在一起!”

宫衡大惊,这个没脑莽撞的丫头要害死他们呀,他忙说:“你在说笑吗?如果御鸟王那个老怪物看到你之前,你这么说,那你愿意一家人死在一起就去死,但是,现在你已经不是羿以南了,我跟老怪物说了你是宫卿,明天大会你去和凤凰拼,不是拿我们全族陪葬吗?”

以南被宫衡一吼,忘记了哭,只是傻呆呆得看着大为光火的他,一时语塞。

萧牧也说:“魔尊说得对,现在翼族知道你的身份是魔族二公主,你若鲁莽行事,承担后果的可是魔族无辜的众生”他顿了顿,又说:

“而且,如果你假扮二公主的事情败露,那人族送你来魔族避难的事情也会被凤炀查出来,那个时候,对魔族和人族都是灭顶之灾!”

宫衡本来还感动萧牧替魔族劝解丫头,没想到,绕来绕去,他还是担心人族被牵连,顿时对他的感动荡然无存!

不过,以南却真的被两人的话劝住了,安静了下来。

“现在,你的命吊着两族人呢!你知道吗?”宫衡靠着以南坐了下来,说:“明天的祭血大会,我本来不想你去的,可是那老怪物明显对你有疑心,你是非去不可了。”

宫衡脸色很凝重,明天祭血大会会发生什么,大家心知肚明,他害怕丫头亲眼看见家人受罚,当场就崩溃了。

毕竟,至亲死在自己面前,没有哪个人可以接受。

“可是,丫头,如果你过不了明天那关,我们两族都会为你陪葬的。我知道这样要求你太过残忍,可是魔族和人族那么多无辜的族人,他们也有父母妻儿,凤炀何等阴险毒辣,灭全族的事,他干得出来。”

宫衡语重心长地说出这番话,他知道对于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强加这么多责任和道德太过无耻,可是,这就是事实,凤炀凶残,天下皆知。

一时间,密室里,死一般的沉默。

“我想最后见他们一面。”

终于,以南鼓起勇气开口了。

虽然她很想和阿娘他们一死了之,与这个卑劣残忍的三界一刀两断,可是,宫衡说的对,她不可以让魔族和人族的无辜众生为自己殉葬!

现在她只奢望,能在祭血大会前,见家人最后一面!

“行,我来安排!”宫衡松了一口气!他真怕以南一意孤行,那他便成了全族的罪人!

“那我明日就回人族了。”萧牧也松了一口气,看来魔族已经接受了以南,他可以回族交差了。

宫衡冷笑了一声,说:“你回不去了,在魔族安心住下来吧!”

“为什么?”

“刚才我给御鸟王说了你是魔族的御医,他已经记住你了。最近三界大乱,那老怪物势必频繁来往三界,他若在人族又看见你,你觉得他会善罢甘休吗?”

“可是……”萧牧好想反驳,却又知道宫衡说得句句在理,实在无力反驳。

“安心住下来吧,等风头过了,老怪物把你忘了,你就回人族吧,你以为我想留你吗?多一个人白吃白喝,对我有何好处!”

以南知道表哥是为了护送自己才遭此磨难,不由得十分愧疚:“对不起,牧哥哥!”

宫衡一听以南软绵绵,嗲嗲音的“牧哥哥”,就气炸了肺!一甩衣袖,就要离开。

“你去哪里!”以南赶忙问他。

“能去哪?给二公主办事呗!”他没好气地回答。

宫衡再没有回来,倒是侧妃盈曼带着几个侍女走了进来。

“妹妹等久了,我带你回你的寝殿吧!另外,不知这位御医如何称呼?”

萧牧赶忙给自己取了个名字:“怀江子。”

三界的名医圣手都习惯称自己为“某某子”,例如濮阳子行医前就叫濮阳。

萧牧也遵循这个习惯,给自己取名“怀江子”,旁人一听名字,就知道他是行医之人,很符合宫衡刚给他安排的身份。

“请先生随侍女而去,本妃已经在偏殿耳房给先生安排了住所,只愿先生不要嫌弃!”

侧妃话说得很谦逊,萧牧并不介意,因为御医乃外姓旁人,在各族王室宫殿里,都是居住耳房以避嫌,并不是亏待于他。

他便礼貌地跟着一位侍女,朝住所走去。

萧牧走后,侧妃亲热地拉起以南的手说:“妹妹生得如此秀美玲珑,可惜白白耽误了十六年的美好光景,要是早点醒来回到母族,你哥哥也不会日夜思念,忧伤难耐了!”

“他那么在乎我吗?”以南想知道,宫衡是不是真的那么疼爱宫卿。

“那是自然!他对熠儿都没有对你那么上心呢!”

“那他也爱你吗?”以南忽然冒出了这一句,把自己都吓了一跳。

自己在说什么胡话,人家两个人都有娃娃了,还用问吗?

侧妃只是笑笑,答非所问地说:“我自小就倾慕他。妹妹,我先带你回明珠殿吧!那是从你出生就为你准备好的寝宫,可惜你只住了一百天就出事了,那寝宫便一直空着,魔尊说,总有一天你会回来的。”

说完,她便拉着以南,由四个侍女在前掌灯引路,去到那空待主归的明珠殿。

而宫衡已经乘夜骑着煞星悄悄来到了天国琉璃岛——翼后和女儿慕云的住所。

宫衡不太愿意来这里,因为慕云总是缠着他不放,每次他来天国办事,都会被慕云拖在这里不放。

今天他竟然自投罗网了。

琉璃岛的琉璃鸟,晶莹剔透,像水晶做的假物似的,却又活泼善动,聪颖可爱,是翼族公主慕云的爱宠。

它们看见宫衡出现,都叽叽喳喳飞去神女宫给主人报信。

不过片刻,一个年纪不过十八九岁,身着雪白雀尾轻纱裙的少女欢喜雀跃的跑了出来:

“衡哥哥!”

一声甜媚的呼喊,宫卿忽然想起以南软绵绵的“牧哥哥!”

真想从以南那张樱桃小嘴叫几声“衡哥哥”来听听!

正想着,慕云已经跑到了身边,拖住了他的手:“衡哥哥怎么来了呀!”

她仰头看着他,满脸都是撒娇的快乐。

“我来看看你。我还以为你会为你父尊的事情在家痛哭呢!”

慕云的父尊就是以南的父尊,她们是同父异母的姐妹。

“我才不哭呢!衡哥哥不知道吗?自从我一岁时,父尊被人族贱奴勾引了去,他就很少来神女宫看我和阿娘了!对我而言,没有父尊。父尊还不及凤炀哥哥对我好呢!”

“凤炀没有迁怒你和你阿娘吗?”

“没有啊,”慕云眨巴着眼睛,一脸天真:“阿娘说了,父尊神陨后,翼族全权由他处理,只要保我们母女在天国身份不变就好。”

“哦!”宫衡懂了,翼后用翼族的未来交换了她们母女的后位不变。

“阿娘还说了,等父尊的事情过了,就把我们的婚事办了!”慕云挽着宫衡的胳膊,一脸娇羞。

“啊!这么快!”

“快?若不是因为你说要为你父尊守孝三年,我们的婚事不至于拖到现在。衡哥哥,你是我慕云的,三界都知道,从小我就喜欢你,你逃不出我手心的!”

慕云从小便和常来天国觐见凤后的宫衡相识,并在情窦初开时就认定此生非他不嫁。

因为魔族受制于翼族,一千年来魔后人选都必须由翼族指定,宫衡知道自己并无反抗的机会与力量,反正魔后都不会是自己喜欢的人,那慕云想当就当呗。

至于侧妃,也不是他喜欢的。只是魔族破规矩,魔尊继位者必须有后,才能继位,怕魔尊后继无人,引发族人动乱。

所以当年父尊感到身体欠佳,便匆匆给他安排了一个侧妃,完成任务似的生下熠儿,便分房而睡。

所以,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宫衡并不知道。

只是那个以南每次肉麻麻地叫别人“牧哥哥”他都好想捂上她的嘴,不许再这样叫。

以后,只能叫“衡哥哥”来听听。

“衡哥哥,衡哥哥!”宫衡这样想着,耳边竟真的出现叫自己的声音,他猛然回神,才发现是慕云在叫自己。

“衡哥哥,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对了”他想起了正事“那翼族的叛徒,凤炀关在什么地方了?”

“自然是天牢啊!不过,是琼海那个天牢,由鲛人把守着。你问这个干嘛?”

“没什么。你回去休息吧,我也要回魔宫了。”

“不嘛,你陪陪我!”说着慕云就往宫衡身上靠。

“别,你堂堂翼族公主,让人看到这模样不好!”

“有什么不好,三界谁不知道你是我未来夫君!只有你,都不肯抱我一下!”

“来日方长,来日方长!”宫衡说着便抽出自己被慕云紧搂的胳膊,打了一个响指,唤来“煞星”,匆匆离开琉璃岛……

气的慕云噘着嘴,直跺脚!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诗小说 » 胖陈的桃子《魔尊夫妇:宠妻为三界神尊》羿以南宫衡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