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上古神树她来自末世汐晚,上古神树她来自末世小说免费阅读

旁边属于女子身上淡淡的青木香飘来。祁夜动了动眼皮子,姿势优雅轻而易举跳到另一条房梁上,稳稳当当的坐下,将脑袋埋在前肢上,微微的闭上眼。“我太伤心了~好歹是你救命恩人,你居然嫌弃我。”汐晚支撑下巴,故作

书评专区

用户10488696:👍👍👍👍👍好看

银城的凝渊:加油哟!作者大大

用户32805461:作者大大,今天偶然看到这本小说,感觉很棒哦,写的很好呢,就是希望它可以更偏向传统仙侠那种,作者大大加油^0^~我会一直陪着你呢

呼呼哈哈:希望越来越好,希望女主搞事业哈哈哈

婳婳鸭:真正的女强文,女主前期就很强大。男主是小狐狸受伤了被女主救了,然后……(难得写了,感兴趣的话就自己去看吧)

上古神树她来自末世

上古神树她来自末世》免费阅读

旁边属于女子身上淡淡的青木香飘来。

祁夜动了动眼皮子,姿势优雅轻而易举跳到另一条房梁上,稳稳当当的坐下,将脑袋埋在前肢上,微微的闭上眼。

“我太伤心了~好歹是你救命恩人,你居然嫌弃我。”汐晚支撑下巴,故作伤心欲绝,嘴角却带着笑容。

祁夜呼吸几乎停顿了一下。

当时醒过来,他就已经根据身上残留的气息,知道不属于她的了。

他冷漠的看了汐晚一眼,落在那演的假的不行的表情,瞬间撇开了头,看白痴一样。

莫名感觉被嫌弃的汐晚摸了摸鼻子,感觉自己自娱自乐了,没兴趣的拍了拍手,也不装了,双脚一搭,整个人躺在了房梁上,没有一点的女子形象可言。

粗俗却又带着丝羡煞旁人的洒脱!

见她没有再过来的意思,祁夜脸上的热意渐渐地平息,安心的合上了眼。

双手枕在脑后,汐晚忽然微微一笑,趁狐狸突然放松之下,手指微动,狐狸就隔空飞了过来,入了怀里,没有任何的反击。

熟悉的青木香以及脚下柔软的肚皮,祁夜恼怒的龇牙咧嘴,恨不得现在就将她五马分尸。

就像一只炸了毛的猫。

看的汐晚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抓住了狐狸的前肢,用法力固定住,一脸深长意味的笑意。

“还不开口说话?那可就得罪了,刚好我非常好奇,你是公还是母的。”她就是突发奇想,之前一直忘了看了。

她伸出双手就要提着狐狸的前肢往后翻,内伤未好的祁夜气的眸色冷然,空气都降下来了几个度,不过到底是一只狐狸,气场再冷,也没有人形的时候气场大开,漂亮而黝黑眼眸死盯着汐晚,仿佛只要她再动,就大有同归于尽的想法。

汐晚堪堪停住手,欺负一只狐狸是过分了些,呵呵的笑了笑,松开手。

“得!不逗你了,想走就走吧……”反正狐狸也不是她救的。

狐狸顿了一下,向前跳跃,轻飘飘落在了地上,再到床上,乖乖的趴下。

看样子是暂时不会离开。

没有失去暖宝宝的汐晚也没了兴趣,从空间拿出在城墙找到的一小截木棍,巴掌长,欣赏起来。

心下一扯,熟悉而浓郁的魔气使床上的祁夜敏锐突然再次睁开眼,抬头直直的看向房梁上女子手里的东西,外表普通的再不能普通,他却看出那是魔界千年才有这么一小根的紫霖魔,是所有魔尊增进修为的一大利器,若是用在祭祀阵法上,将是开启上古凶魔阵,阵法成功的话,上古魔兽将以方圆十里的城池人族当做点心,为主人前恭后倨。

可如果招唤的人修为不够强大,招唤出的上古魔兽也是弱小的,还会反噬了自身,就是他鼎盛时期,都没想过招唤,不是他不敢,而是他不需要。

…………这个女人手里怎么会有?

他要拿到,重修魔丹事半功倍!

想的出神,一时忘了收回目光。

感觉到不同寻常视线的汐晚低头就看见了狐狸老谋深算似的眸子,突然觉得感兴趣,落在床边,拿起看不出异常的木棍,摇了摇,笑意连连:“想要吗?”

打断了祁夜的思绪,恢复平淡的冷漠,撇开头闹脾气似的不再看着。

还有小脾气了!

汐晚微微一笑,为今重要的是要知道这木棍是干什么用的,看狐狸这眼神应该是见过的,诱惑道:“小狐狸,只要你告诉我,这东西就给你怎么样?”

狐狸眯了眯眼,正想不屑走开。

房门就被敲响了。

感知门外是谁后,汐晚面色微顿,严肃起来,朝狐狸做了个嘘的手势,起了身前将木棍塞到了狐狸的爪子下,直接错过了狐狸似人一样极其复杂带着丝震撼的神情。

门打开,晨风野一身锦袍干干净净站在门口,眸子里的诡异极不明显,却又仿佛正常的很。

他不是晨风野。

一眼看穿的汐晚不动声色紧盯着与晨风野差不多温和儒雅的面庞,空气散着魅惑人心的气息,没想到这么快找上门来,她缓然笑道:“晨公子,怎么了。”

假‘晨风野’勾了勾唇,靠近了她,在汐晚看不见的地方闪过贪婪,他是通过窃取晨风野那小子的记忆发现了那么绝色的一个女子,忍不住心生贪念,化成了晨风野的模样:“也没什么,小二说今晚城外有一个烟火宴,很多年轻公子小姐前去观看,我刚好想去看看,不知道汐晚姑娘要一起去看看?”

城外?

假的果然是假的!

中午前,晨风野才说城外不安全。

“是吗?可是小女子一向不喜欢这些浪漫的事,还是算了吧~。”汐晚故作柔弱,靠在门上。

假‘晨风野’脱口而出:“不行!”

“嗯?”

汐晚微露疑惑,假‘晨风野’一下子慌了下,很快镇定下来,羞涩了脸:“不满汐晚姑娘的话,我…………中意你,想………………想与你共赴浪漫…………之事。”

呕!

差点被恶心吐的汐晚实在忍不住了,手掌运起力,直接将靠的越来越近的魔打飞了出去,撞在了对面的墙上,吐出一大口血。

“忘了告诉你,我最讨厌别人靠的我那么近了,尤其是…………魔。”

汐晚扬起嘴角,脚踩门槛上,霸气无比。

“你………………你怎么认出来的,不对,你不是人——”邪魔是魔堕落后十恶不赦的魔,他眸子收缩,轻拭过嘴角处的鲜血,温和的声音突然变的阴冷瘆人起来,哈哈大笑,片刻,起身,慢慢的脱落出本来的模样,八十多岁的老怄,一条条虫在脸上蠕动,黑气弥漫了出来,两只花生大小的眼睛充满了傲慢贪婪,“敬酒不吃吃罚酒,等一下老夫就把你吸个干净,很快你身上的修为就都是老夫的了,哈哈哈——。”

真的被恶心到的汐晚觉得眼睛都脏了,看见小虫子浑身鸡皮疙瘩起来,撇开眼,双手抱胸,看向其他紧闭的房间,被迷晕了才没有听见这里的动静。

“闭嘴吧!丑的恶心透了。”

话落,数百条绿枝化出,向邪魔快速而去,带着来势汹汹的杀意。

没有了遮掩,强大的力量让邪魔心底不由的恐慌,一边躲闪一边看向汐晚,她星眸里已成碧绿的瞳孔,带着满脸寒霜,大杀四方的杀气,他突然意识自己踢到了硬板子,一个分神,左肩膀被坚韧无比的绿枝‘噗嗤’穿透,黑色的血液带着浓臭。

“噗~”邪魔单膝跪倒在地,不可置信看向她,不甘心的大笑,笑声回荡在二楼。

“想不到树族竟然藏在人族中,可笑,啧!如此强大的力量,够了,你身上的修为过几日我主人自会来取走的——哈哈哈!”

笑声突然戛然而止!

只见邪魔瞬间化作一滩黑水,黑色的袍子散落在地上。

汐晚脸色一变,绿枝急忙想抓住那一搂黑烟,可能因为第一次使用法术略显生疏,被溜走了,不一会就已不见踪影。

她气的收回绿枝,碧绿的眸色渐渐退去!

能在她手里逃过的人这还是第一个。

悄然溜到门边的祁夜心里微微诧异,树族吗?可不一定——漆黑的眸子看不清思绪,看了眼地上的黑水,大概明白了邪魔口中的主人是谁了,不过想看清楚一些确定,四肢一跳,落在了汐晚的肩膀上。

感觉肩膀一沉的汐晚微微侧目,在狐狸毫不掩饰气息跳过来的时候就知道了,只是懒得动而已,伸出手指正想捏一捏蹭到脸颊的毛茸茸耳朵,消消气。

狐狸感觉到一下子转过头了,嘴微热带着湿润的呼吸不经意擦过她的下巴。

下巴温热的。

祁夜四肢顿住了,瞳孔微缩,心颤了颤。

汐晚倒觉得没什么,怔了下,笑着开口,“怎么,你认识他?”

‘他’说的自然是邪魔!

她还是第一次看见狐狸这么主动靠近她,有些惊异。

————这只狐狸身上好像存在的秘密不少呢。

汐晚带笑的眸子看来,没有任何的异常,就仿佛刚刚的事没有发生过,让祁夜愣了片刻的神,心头莫名有些恼羞成怒,又不知道这陌生的情绪哪里来。

转身跳下了肩膀,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专属的位子趴下,显得有些无精打采的,一身不可侵犯的高贵,要是化作人形,是女的指不定多倾国倾城,男子应该也不差。

汐晚看着不免由衷感叹!

如果有人说狐狸不是成精了,打死她都不信。

拍了拍肩膀,清掉了地上的衣服黑水,轻挥袖子,淡淡的绿雾瞬间散开来。

不一会,每个房间里都响起了浅浅的轻疑声和凳子移开的声音。

看了旁边的房间,知道两个妖崽子因为她设的结界没有受到影响,睡的香甜,朝屋里的狐狸笑道:“我知道你不是普通的狐狸,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不离开,不过想留下来可以,旁边两个妖崽子帮忙看着,不然嘛………………”她撩了下头发,嘴角含笑而冷然:“你跑到哪里,我都会找到。”

狐狸本来就看不出表情!

话里是不容置疑的,祁夜淡淡看了她一眼,片刻,又看另一边房间的方向一眼,趴了下来。

算是勉强同意了!

汐晚出了门,一路向西飞去,脚底下就是整个琉城,宏大而繁华。

寻着留在晨风野身上的小铃铛追踪符而去,在面对邪魔出现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感觉不到晨风野的气息,想来被抓走了,奇怪的是邪魔会转回来抓她。

晚风带着凉意,随着离城池越来越远,周围只剩下一片漆黑,落在一座旧墓前,墓碑已经斑驳不堪看不清字了,无处不透着阴森与荒凉,安静的过分诡异。

她眉头微皱,连附近的生灵都感觉不到,魔气也没有,目光落在唯一可疑的墓碑上,刚伸出手,直接就被结界挡在了外面。

想进去还要想个办法。

正当她愁眉不展,在黑夜里看不见的黑雾从地底下悄然升起,慢慢的散开,就像一张巨网张开,当汐晚发现,眼前的画面已经开始转变,黑夜褪去,露出一栋栋破败的高楼大厦长满了枯萎的藤木,还有长了锈迹的各种昂贵汽车被随意扔在马路边,歪歪扭扭,带着干枯过后的长长血迹。

地上都是风吹来的垃圾纸屑,连苍蝇都没有。

一整座城市空无一人,红色的太阳高高挂在天上,大地被红光笼罩,沉闷中带着未知的恐怖,仿佛在银河中孤独行走的星球。

汐晚脸色沉沉,站在空荡荡的街上,如此熟悉的场景就是她生存过的——末世,也是她记忆里最难忘的地方。

风中传来细细的呜咽声,不细听只会以为那是风吹过墙缝的声音。

她紧绷住了脸,朝声音的地方走去,一辆沾满干枯血迹的公交车旁,地上蹲着一个满脸脏兮兮五六岁的小女孩,迷茫而无助,满脸泪痕的看着陌生的四周,一头漂亮的黑发已经打结,粉红色公主裙已经脏的看不出原来的颜色,脚上只有一只鞋,磨损了不少,袜子白色变成了黑色。

那是小时候的她!

她醒来,完全不记得自己是谁,在哪里,眼前只有缓缓走来恐怖吃人的丧尸,她跑了很久很久,鞋子也不知道掉到了哪里。

地上的小汐晚也注意到了突然出现和这里格格不入的大姐姐,眼泪瞬间停住了,迷惘带着小心翼翼地试探,“……姐姐~,你是人…………还是怪物……我好害怕~。”

汐晚鼻子一酸,眨了眨微微酸涩的眼,看向小时候的自己,脸色渐渐地柔和下来,她蹲在小汐晚面前,看着她哭成小花猫的脸,微微一笑,伸出白皙的手帮她擦拭眼泪,以及脸上的脏,露出一张小有姿色肉嘟嘟的脸。

她差点没认出这是她小时候的样子,多狼狈啊~

“我是人,是长大后的你,傻孩子。”

懵懵懂懂没听明白的小汐晚害怕的条件反射想缩了一下头,可姐姐让她感觉到了熟悉才勉强停住,一双没有受过污染的眼睛干净又纯粹,让人恨不得给好好地保护起来。

“姐姐~我…………不明白,姐姐认识我嘛?………………我找不到爸爸妈妈了!”

期待而渴望的眼神看着,汐晚抿了抿嘴,勉强扯出笑容,差点落泪,揉了揉她的头,“其实姐姐也找不到爸爸妈妈了。乖,你该起来走了,听好了,向东跑,跑的越远越好,千万不要回头,也不要相信任何陌生的人————答应姐姐好嘛?”也能让你少一点苦痛,对世界多一点善意。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诗小说 » 上古神树她来自末世汐晚,上古神树她来自末世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